汉哀帝的“断袖门”绯闻:皇帝也搞同性恋

汉哀帝的“断袖门”绯闻:皇帝也搞同性恋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汉哀帝的“断袖门”绯闻:皇帝也搞同性恋

> 汉哀帝
>   我那点“断袖门”,都是跟前辈学的。就后人再怎么评价也没法跟人家比,仅算是小刘的一点学习心得,对几位老师的脱帽致敬之作。
>
>   那是一次午睡,我被一泡尿憋醒了……
>
>   按理说,他不是我的女人,不是我的老婆,更不是我的皇后或妃子,但我却是无微不至地爱他,所以才有了“断袖门”
>
>   在说咱的“断袖门”之前,我还得向一位闹过“分桃门”的前辈卫灵公老师致敬。
>
>   要不我把卫老师的事也代言一下?不然的话还真不好意思大言不惭就说到我那点“断袖门”的小事。
>
>   这不是咱忸忸怩怩,实在是对几位前辈大师出自内心的尊敬。
>
>   谁都知道卫灵公卫老师是卫国的国王,他喜欢自己手下一臣子弥子瑕,这弥子瑕跟大圣人孔老二先生的弟子子路还是连襟关系呢!
>
>   子路可是很酷的哟,是春秋时期著名的酷男。
>
>   他一方面为孔老二先生驾车,一方面充当他的私人保镖。至于他和老孔有没有暧昧关系,待考证,咱这里不好乱说,否则人去法院告咱诽谤罪,就吃不了兜着走,划不来的。
>
>   其实在古代好“男风”,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可耻之事,甚至还是一种时尚,两男相悦者牵手逛街的,不乏其人。
>
>   国王有一两个同性的爱人,一点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没谁会大惊小怪的。
>
>   卫灵公卫老师就是没理由地喜欢人家美男子弥子瑕———这位时年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目光炯亮,有一张女性般柔润面孔和身形袅然的步态,令卫灵公爱煞。
>
>   一次弥子瑕未经请示就动用了卫老师的专车在大街上招摇,许多官员和京城市民都看见了。这在当时按卫国法律是要处以断足刑罚的。除了国王本人,谁还能乘国中1号专车呀!就像而今谁闲着没事敢坐着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满世界兜风啊!
>
>   便有人向有关方面报了案。
>
>   事情一下就捅上了“天”,卫国的“天”,也不就是卫老师嘛。
>
>   卫老师怎会把自己情人的腿砍了呢。不开玩笑吗。他果然一笑,并为弥子瑕打掩护说:
>
>    据我所知,这是一特殊情况,小弥同志不仅不该受刑罚处分,而且还要表扬,还要奖励。知道他为什么用我专车吗?———是他老娘得了急病,他要急着赶回去看 他老娘,他心急啊同志们,他为他得了病的老娘犯急!怎么办,情急之下,为了老娘,他冒着砍断脚的危险也要赶回去。这是多么感人的一幕,这是多么孝顺的行 为!你们说面对母亲的这样一位孝顺儿子,我们是该奖还是该罚呢?———我的意思是:奖!给弥子瑕颁发一个“卫国孝子奖”,并推荐参选卫国年度十大感动人 物。
>
>   你看,卫老师这一手做得多漂亮,多绝!多能体现他对弥子瑕的呵护之情,学生小刘真该好好学习。
>
>   更让人感动的是,人家卫老师还搞出了个“分桃”典故,让晚辈由衷佩服、高山仰止。
>
>   一次,卫老师和弥子瑕在果园作热恋情人状牵手游玩,走路时衣料相互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这使他们感到开心。卫老师和所有“同志”关系的朋友一样,都喜欢这种摩擦起电的声音,像一种公开的亲密行为,很骄傲地昭示着什么。
>
>    这时,弥子瑕顺手摘了一个又大又红又水灵的桃子,啃起来觉得很甜,便留下一半给卫老师吃———他啃过的部分,坑坑洼洼,颜色在空气中变得像生了锈的铁。 卫老师虽贵为君王,但他不加犹豫地接了过来,也不嫌桃子怎么样,上面有别人的唾沫星子之类,总之他接过来就啃,贪婪地吮吸所剩无几的水分,还一个劲地说, 好吃好吃。吃完后仅留一枚核在手心,他用拇指和食指摩弄着,迟迟不肯丢弃,还用古文感叹道:“爱我哉!忘其口味以啖寡人。”———这么一个细节,足见卫老 师的爱欲如狂又万般珍惜,让咱感动。
>
>   就人家卫老师这种甘吃余桃的境界,在中国同性恋史上就当之无愧有了一席之地。
>
>   我的“断袖门”都跟前辈学的,就后人再怎么评价也没法跟人家比,仅算是小刘的一点学习心得,对几位老师的脱帽致敬之作。
>
>   其实咱汉室老刘家好“男风”是有传统的,轮到我汉哀帝这一代也不过是发扬光大了一些。别人说我干得有点过头,把后宫佳丽弃置一旁,只爱小伙子董贤一人,这话说得我还真想起建平二年见到董贤时的“第一印象”。
>
>   那天我正下班回宫,看见殿前站着一人,那小伙唇红齿白、仪表非凡,才叫长得帅哩!我一细瞅,竟觉着眼熟。嘿,我说———这不是我过去的舍人董贤吗?
>
>   报告陛下,正是小臣董贤。
>
>   我目不转睛盯着他瞧了好一会儿,觉得这小伙子越长越俊俏了,真个比后宫粉黛还好看。直到看得他有点不好意思,像小媳妇般红起脸来,我心里却乐了。
>
>    说起来这董贤还真从小就熟,算是“青梅竹马”的缘分,他爹老董叫董宣,做过御史,我还是太子时董贤作过我的舍人。当初我还没太在意他的长相,没想到才几 年工夫就长成这么让人“惊艳”的一代美男。当然我没直接表达“一见钟情”的爱意,做皇帝的毕竟要有做皇帝的架子,我故意问:你父亲还好嘛?
>
>   董贤一脸苦相说他老爹在边疆服役。我立马给他一个甜头,说:我叫人把他调回来任职就是,你也就跟着我做我的贴身侍从吧。董贤当即谢恩。见他满怀喜悦,我也揣了宝贝似的高兴。
>
>   从此,我们就同居生活在一块了。像人所说的:同辇而坐,同车而乘,同榻而眠。实质我是把他当了“皇后”的,反而将我的老婆傅皇后冷落了。
>
>   我为什么这么喜欢董贤呢?他虽为男身却长得像个女人,言谈举止都有十足女人味———人评论他“性柔和”、“善为媚”,也是不错的,我就觉着他比女人还美丽,还更有味道,实在令我为之疯狂为之着迷。
>
>    我既爱他,就不能让他没有身份,我亲自交代有关部门让董贤作为“特殊人才”转了干部编制,并迅速提拔他当了驸马都尉、侍中。他的老爹董宣也让他做了“高 干”当了光禄大夫,董贤的妹子我让她进宫封为昭仪,总之我对他一家人都作了妥善安排。我还在皇宫北侧为他修建了豪华的府第,赐给他无数珍宝,我甚至宁可自 己用次一等的衣物,坐次一等的专车,把一流的好东西都让给小董。我这样做,只是为了证明,我对他有多么好,有多爱他。
>
>   恐怕从古到今,少有我这样对一个人好的。按理说,他不是我的女人,不是我的老婆,更不是我的皇后或妃子,但我却是无微不至地爱他,所以才有了“断袖门”这回事。
>
>    ———那是一次午饭后,我和小董躺在榻上共同阅读一册刚通过“扫黄打非”手段弄上来的春宫图,读着读着咱俩都迷迷瞪瞪睡着了。隐约中我被一泡尿憋醒了, 打算起来小解。可衣袖却让董贤的头枕着呢,见他那小样儿正睡着香,我不忍心惊醒他,便顺手从架上取了剑,尽量不发出声地把自己一幅衣袖给割断了, 这才踮着脚尖跑到卫生间去撒尿。
>
>   那泡尿也真撒得舒服。
>
>   可尿气还没散呢,割袖这事也不知怎的就长了腿似的传了出去,在坊间流传开了,便成了“断袖门”了。
>
>   经过千百张嘴那么多唾沫一“炒作”,我和小董都成了。“断袖门”便专指我汉哀帝搞男宠,又泛指所有同好者。
>
>   我后来也怀疑,这事是谁传出去的?咱汉朝没狗仔队呀!
>
>   谁看见了?是内侍太监?他们见的事多呐,传这事于他们而言有啥意思。是董贤对人说的?他当时难道也醒了?是假寐,为不惊扰我,见我断袖,他的小心儿感动了,才对人说,人就这么传起来?或许真是这样!但我没什么后悔的,人生一世做个“痴情人”,难得的,没什么不好。
>
>   我为董贤而“断袖”,也算是千古痴情人的所为罢!
>
>    我想把我所能给他的都给他,我不断提拔他,让他位极人臣。我甚至还想效法尧舜,把皇位传给董贤,可是遭到了大臣们不要命的反对。“断袖门”只能说明我是 历史上同性恋中一个大大的“情圣”。这都是跟前辈老师们学习的结果。至于我们汉室老刘家皇帝好男风之事,却是五花八门、多姿多彩。

推荐阅读:

张学良的子女现状照片,张学良三儿子被日本人害死

详细的近义词

涯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