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才子解缙之死

明代才子解缙之死
 

  方孝孺是建文帝的老师,是个刚直不阿的君子。听闻建文帝已死,痛不欲生,故三请不上殿,最后在朱棣派去的锦衣卫胁迫下,才身披青色的丧服姗姗来到殿前,“朱棣——啊——我把你个篡位杀驾的乱臣贼首……”上殿来的方孝孺不但不跪拜,还哭喊着大骂不止。
  “气煞本王也!”恼羞成怒的朱棣下令当殿割掉方孝孺的舌头,让他不能再开言怒骂!
  “燕贼篡位!”朱棣没想到,割去了舌头的方孝孺竟暴眼圆睁,用手指蘸着自己的鲜血在地上书写了四个大血字!
  “这个方孝孺真是冥顽不化!”朱棣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大喊一声,“立即将不识好歹的方孝孺九族家人全部抓来,当殿处以凌迟之刑!”
  一会儿,锦衣卫指挥使纪纲便带着锦衣卫在金銮殿上对方孝孺的家人施用剐刑,并让方孝孺观看。
  方孝孺仍然用含糊不清的语言吼骂不止!朱棣一发狠,又下令灭方孝孺十族——连追随他的学生弟子也受到牵连,先后有数百人被锦衣卫凌迟处死。
  凌剐了有“天下第一学士”之称的方孝孺,再让谁来起草《登基诏》呢?“主公……”纪纲向沉思的朱棣推荐了建文帝时在翰林院闲置,任待诏九品官的解缙。
  “嗯,解缙在太祖时就是个少年才子,名满天下,其学问并不比方孝孺差,本王也认为,宣他来草拟《登基诏》相当合适。”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解缙被纪纲派人请上金銮殿后,立即跪拜,将没登基的朱棣就当做皇帝看待了,这使朱棣非常高兴,他知道,这解缙肯定能为他所用,替他写一篇晓谕天下的《登基诏》了。
  “爱卿是天下第一大学士,本王擢升你为翰林院侍读,请爱卿立即着手起草《登基诏》,如何?”朱棣不但给解缙戴了顶高帽子,还一下子将其官升三级,封为正六品。
  “谢皇上。”解缙心里一阵高兴。他觉得方孝孺太迂腐,不识时务,死得十分可惜。朱家叔侄为争皇帝不惜以兵戎相见,事情都闹到这个地步了,叔侄俩谁当皇帝是他们朱家自己的私事啊,又没有改朝换代,犯不着“一臣不事二主”,去当冤死鬼!解缙心知他大展才华的时候到了,便一气呵成,连夜草拟了一篇洋洋洒洒的《登基诏》。
  “嗯,不错!写得不错!”受到朱棣赏识的《登基诏》,很快颁布到了全国各地,于是,大明王朝便开始了由朱棣取代侄子朱允炆的永乐朝。
  朱棣登基后十分赏识解缙的才干,加之他起草《登基诏》有功,两个月后,就把解缙提升为正五品内阁大学士,让其参与朝廷机要事务。
  “皇上,盛世修典……”解缙向明成祖朱棣建议说,有关天下古今事物的情况,均散载诸书中,篇帙浩繁,不易检阅,应召集天下文士编纂一部古书大成,以保存古籍,方便人们查检。
  “嗯,这是一件大好事!此事就由爱卿全权负责吧。”朱棣立即准奏。于是,解缙便选拔、组织全国3000多名一流文士,历时5载,编纂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内容最广的“百科全书”——《永乐大典》,朱棣乐呵呵地亲自为其题写书名,还撰写了序言。
  此后,解缙越发受到朱棣的倚重,大凡朝中大事,朱棣都征询他的意见。
  这天早朝时,朱棣让五品以上的大臣参与讨论“立储”之事。朝臣形成两派意见,有的说应按历代传统立长子朱高炽;有的说应按军功大小立次子朱高煦。明成祖最后问解缙:“解爱卿意下如何?”
  “皇上,您不是特别喜欢皇孙瞻基吗?”解缙的话让朱棣皱起了眉头。老实讲,朱棣不喜欢老实巴结的长子朱高炽,认为他榆木疙瘩一个,不适合当皇储,可他却十分喜欢朱高炽的儿子、聪敏伶俐的皇长孙朱瞻基。朱棣权衡再三,最后按解缙的意思宣布立长子朱高炽为太子。
  “解缙,你这个狗东西!”朱高煦把自己没当上太子的原因归咎于解缙的多嘴多舌,一天在大街上碰见解缙,不但大骂,还让家奴将其痛打了一顿。
  本来,朱高煦的封地在云南,立储失败后,他一直赖在京城不去就藩,整天带着手下放鹰纵犬,胡作非为,人们对其敢怒不敢言。朱棣对朱高煦的事情也早有耳闻,但因当年为了推翻朱允炆政权,他曾对强悍骁勇、臂力过人的朱高煦许过愿,让其好好打仗,一旦赶走了朱允炆,自己当了皇帝,就封朱高煦为太子。现在朱棣坐上龙墩了,却食言了,没有封朱高煦当太子。朱棣觉得问心有愧,虽然对朱高煦有点不满,却又拿他没办法,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皇上,您对汉王姑息会产生严重后患,望皇上下旨让汉王尽快回到自己的封地去吧。”挨了朱高煦家奴痛打的解缙,心中气恼不过,当殿指责朱棣袒护朱高煦。
  “放肆!你怎么管起朕的家事来呢?”朱棣听了解缙的话很是恼火,他知道朱高煦也恨解缙,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何不用惩罚解缙来平息朱高煦心中的怨气呢?于是,朱棣下旨,贬解缙出京,到广西布政使任右参军去了。
  还真是伴君如伴虎啊!解缙没想到自己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稳固,竟落了个如此结局!他刚到广西,朱棣又下旨让他做征剿安南(今越南)的运粮官。
  安南平定以后,解缙辗转回到京城家中。他听说皇上御驾亲征漠北扰边进犯的鞑靼,便在京城拜见了监国的太子朱高炽。
  朱棣率大军返回京城后,平日里和朱高煦一个鼻孔出气的锦衣卫指挥使纪纲,立即将解缙私见太子一事禀报了随驾征边的朱高煦。朱高煦又添油加醋地对朱棣说,解缙趁父皇不在朝中,竟私自向太子表忠,有图谋权位之心!
  “立即抓捕解缙进行审问。”朱棣本来就多疑,一听解缙私自进京又“私谒太子”,很是不满。
  锦衣卫对解缙严刑拷问,解缙始终不承认有什么“图谋权位”的企图,锦衣卫便把他押在大狱之中。
  几年后的一天早上,病重中的朱棣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便叫来太子朱高炽,让其发誓并写下密札,在自己百年之后,一定善待其兄弟汉王朱高煦。之后,又传唤内臣:“传旨,让锦衣卫纪纲把囚册送来。”他要看看,还有没有需要杀头或者赦免的人。
  纪纲很快把囚册送到了。朱棣一页一页地翻看,当翻到解缙的名字时,朱棣问纪纲:“解缙还活着吗?”脸上露出些许惋惜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