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人物传奇 宋朝历史人物 第一节 契丹南侵,宋辽开战

第一节 契丹南侵,宋辽开战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年),辽圣宗与萧太后亲率大军南下攻宋,宋、辽两方在澶渊(今河南省濮阳市西南)会盟,约定宋每年向辽纳绢二十万匹,银十万两,称为岁币;又约为兄弟之国,史称“澶渊之盟”。

  宋至道三年(辽统和十五年,997年)三月,宋太宗由于高梁河之战受的伤复发而死,太子赵元侃即位,改名为赵恒,史称宋真宗。次年,辽大举犯宋,从此,宋辽战争再次掀起。

   宋咸平二年(辽统和十七年,999年)冬,承天太后、辽圣宗亲率辽军大举攻宋,宋名将杨延昭(名将杨业之子)被困在遂城(今徐水西)。杨延昭让士兵们趁 着天冷向城墙外侧泼凉水,第二天就冻成冰墙,辽军无法攀援而上,只得作罢。辽军虽然占领了乐寿(今献县),但收获不大,只得于次年正月退兵,以后仍不断派 兵南犯。

  辽统和十九年(1001年)十月,契丹大举南侵,攻到满城(今河北省境),但由于种种原因,随即收兵回朝。宋朝史官记述:宋 朝的高阳关、定、镇三路都部署王显在遂城(今河北省境)大败辽军,杀敌两万多人。辽朝史官却说辽军由于路途多泥淖而在遂城击败宋兵之后,只进攻到满城就回 师了。

  次年三月,辽相继派宰相萧继远在梁门(今河北省徐水)大败宋军,又使萧挞凛(南京统军使)破宋军于泰州(今河北省清苑)。

  辽统和二十一年(1003年),也就是宋真宗咸平六年四月,宋朝的高阳关副都部署王继忠在定州望都县(今河北省境内)被辽南府宰相耶律奴瓜与萧挞凛活捉。这王继忠是宋真宗即位以前所在的寿王府门客,宋真宗认为他已战死沙场,心中十分悲痛。

  契丹兵不断南下,使得宋真宗忧心忡忡,焦急万分,每日于便殿召见大臣,询问战略,常常是从早到晚,甚至连饭也顾不上吃,可是始终没有破敌良策。

   景德元年(1004年)七月,宰相李沆死,中书无宰相。宋真宗想任用寇准,又怕他太年轻,想找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替他稳住局势,于是选中了翰林侍读学士兼 秘书监毕士安,提升他为参政。毕士安上朝谢恩,宋真宗说:“别忙着谢朕,过两天再让你当宰相。”接着问道:“朝廷中除了你,还有人能担当此任吗?”在宋朝 制度中,宰相定员一般是三人,都加同平章事,以兼官定职位高下:首为监修国史,次为昭文馆大学士,复次为集贤殿大学士。如果只有两个人,就让昭文馆大学士 兼监修国史为上相。如今三相齐缺,宋真宗才向毕士安询问宰相人选。毕士安道:“寇准为人正直有义气,有处理大事的能力,是宰相之才。”宋真宗道:“听说他 刚愎自用,不知是真是假。”毕士安道:“此人处事方正,慷慨有大节;为国忘身,疾恶如仇,朝中大臣无人可比。任何人都有缺点,即使天才也会被流俗所污,说 这说那也不可避免。现今边境动乱之时,朝廷需要的正是这种不顾自己利益、敢作敢为的人。”宋真宗大喜,说:“卿言极是。但他要成事,终需借重卿这样德高望 重之人。”毕士安推荐寇准,真可谓帮了宋真宗抵御契丹的大忙,正是这一着棋使得宋朝对辽战事化险为夷。

  这时,北部边境契丹的小股士兵经常在祁州(今河北省无极)、深州(今河北省深县)一带侵扰,稍微遇到反击,便逃窜而去。寇准道:“这是契丹人在试探挑逗我们,后面必有大规模的侵略行动。请朝廷整顿军备,以精兵防护要塞,提高警惕。”

   宋景德元年(辽统和二十二年,1004年)闰九月初八,承天太后、辽圣宗又以收复被后周世宗占领的关南地区为名,对宋发动大规模战争。十二日驻兵固安 (今河北省境内),举行大出兵时的重要仪式。将抓获的宋军间谍绑在立柱上,乱箭射死,称为射鬼箭。举行完仪式后,便浩浩荡荡地向宋出兵了。

   边境急报如雪片一样飞入京城,《宋史》说,急报“一夕凡五至”,举朝上下,一片惊慌;举国上下,一片动荡!只有寇准谈笑自若,将所有急报掷于一旁,不理 不睬。朝臣大为不满,第二天早朝,有大臣将辽军大举入侵的消息上奏宋真宗,宋真宗大惊,问寇准道:“爱卿真是这样不以国事为重吗?”寇准道:“我谈笑自如 之事确实有,但我怎敢轻视国事?以我看来,契丹南下是自取灭亡,对大宋来说是一举消灭他们的好机会。我是众官之首,若遇事就慌慌张张,岂不辜负皇上的一番 美意?我真不明白各大臣为何如此惊慌失措。”宋真宗听了,暗挑大拇指:“好一个寇准,果然不负朕的厚望。”口中却道:“你说的极是,身为大臣,对契丹的入 侵就应当看作是小丑跳梁,小事一桩,不必惊慌。”说完,瞟了一眼满朝文武,见他们一个个低下头去,脸有愧色。其实,宋真宗自己也惊慌失措,吓得要死,便不 忍再加责备群臣,又说道:“你刚才说契丹南侵是自取灭亡,可否向大家解释一下?”寇准道:“臣遵旨。想那契丹,连年征战,穷兵黩武。如今已是士气低落,捉 襟见肘。这次倾国出动,由国主(辽圣宗)和萧太后亲自率领,号称二十万大军,其实才十万左右。我朝镇、定、高阳关三路都部署王超拥兵十万驻守定(今河北省 定县)、镇(今河北省正定)二州,足以抵敌。此外,莫州石普、保州(今河北省清苑)张凝、北平寨(今河北省完县)田敏等各有重兵。还有威虏郡(今河北省徐 水)魏能、遂城杨延昭,辽人战百次不得胜,数万人围之攻不下,号称‘铜梁门、铁遂城’。有这种兵,又有什么值得担忧的呢?兵法上有云:‘行师百里而入侵他 国,必有将军被擒。’现在辽军孤军深入,必败无疑。敌国之忧,我国之喜。难道不该庆贺吗?”宋真宗越听越是有理,胆子壮了起来,不觉现出喜色,正要开口夸 奖,文臣中一人朗声说道:“相公说得倒挺轻松。你可知沙场上拼搏与纸上谈兵、哗众取宠是两回事吗?去年四月,辽将耶律奴瓜、萧挞凛南下,我方部署与今完全 相同。而耶律奴瓜不过是辽朝一将,和这一次辽圣宗、萧太后亲自统领的入侵完全不同。去年我军已无力阻挡,以致高阳关副都部署王继忠部全军覆没。这该怎么解 释?”宋真宗认为有道理,又担心起来,附和道:“对呀,这该如何解释?”

  寇准瞥了一眼,见发问的是参知政事王钦若,该人博学善辩,不 可和他在众人之下多加辩驳,以免惑乱人心,说道:“参政所说去年兵败之事虽有实情,但时过境迁,怎么能一成不变地看待事物呢?我已有详细的内容在这里,容 后书奏。陛下如果听我的建议,五日之内,契丹军必退。”王钦若虽知他不可能有什么回天妙计,但他既说要奏明皇上,自己不便再问,只好作罢。宋真宗听了寇准 之言,却是急不可耐,还没等“书奏”,当晚就召寇准入宫,询问妙计。寇准不慌不忙道:“以往我军虽然兵多,但却导致失败,是因为兵将士气不振。尤其自雍熙 三年(986年),曹彬兵败以后,我军将士不少人谈辽色变,如此怎能获胜?”宋真宗道:“我军对付叛乱的百姓十分容易,但对付辽军可就不行了。辽人弓马娴 熟,来去迅疾如风,实在不容易抵挡,你有什么好办法抵御辽军吗?”寇准道:“说也容易,壮我士气就是了,我请陛下亲自率军征讨,将士们看到后,都会备受感 动,从而会勇敢杀敌,何愁强敌不破?”宋真宗听了,愕然不语,过了好一阵才说:“让朕再好好想想。”寇准去后,宋真宗立刻召见毕士安,将寇准的话说了一 遍,道:“依你的看法,这种建议可行吗?”毕士安也极力赞同皇帝亲征,宋真宗这才下定决心,要御驾澶渊,以壮军威。第二日,又召集辅臣将此意说了,要众人 各抒己见。自然是有人叫好,有人反对,还有的不置可否,莫衷一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历史人物传奇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历史人物传奇

文章标题:第一节 契丹南侵,宋辽开战

文章地址:https://www.nrct.net/65849_%e7%ac%ac%e4%b8%80%e8%8a%82-%e5%a5%91%e4%b8%b9%e5%8d%97%e4%be%b5%ef%bc%8c%e5%ae%8b%e8%be%bd%e5%bc%80%e6%88%98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8001380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