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和平的愿望

第三章 和平的愿望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第三章 和平的愿望

  要说这皇帝弱智吧,他还尽撞好事。
>
>   到刘之后,西汉皇朝基本上就进入了终止符号的倒计时。在这个倒计时的过程中,有一个女人,脱颖而出。她长得肯定不丑,但在美女如云的后宫,也不特别。
>
>   但是,她却是西汉皇朝两个最为著名的女人之一。为此,在《汉书》中,这两个女人都被班固单独列传。这两个女人,一个就是西汉开国时期的著名的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
>
>   这另一个女人,就是我在下一篇小文中,将要讲到的西汉末期的皇后、皇太后、以及西汉皇朝的最后一个太皇太后:王政君。
>
>   圣女兴世
>
>   前不久,中央电视台热播了一部电视剧《母仪天下》,其中的主角,讲的就是西汉皇朝这最后的太皇太后王政君。我的这一篇小文,要给大家介绍的也就是这位:王政君。
>
>   据说,王政君出生的时候,就带有神秘的“圣女”光环。因为她的母亲在怀她的时候,就梦见了“月入其怀”。神人啊。
>
>   在《历史忒不靠谱儿?第二季》的最后篇章中,我曾经就告诉过大家,那个生下神猪儿子的王,就梦见了“太阳入怀”。这两位妈妈,有异曲同工的特殊功能。
>
>   梦见太阳的,就生下了天才儿子;梦见月亮的,就诞生辉煌圣女。
>
>   如果梦见了宇宙呢?
>
>   会不会生一个玉皇大帝?
>
>   实事求是告诉大家,我不相信这类梦境的真实。
>
>   但王政君命运多舛,还是真实的发生过。据说,他还是许配过人家,只不过,对方家的男孩子还没有来得及迎娶她,就急急慌慌地到阎王老爷处报到去了。后来,东平王也聘她为姬,该嫁的时候,那个应该娶她的男人,居然又死翘翘了。
>
>   晕哟。
>
>   不好意思,她没有嫁成。
>
>   我就有点儿纳闷了。这样的女孩子,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封建社会,应该是被看成“不吉”的吧?怎么倒还为她的头上,冠以“圣女”的光环?
>
>   这只说明一个问题,古代时候的史官,巴结一个人的时候,没有底线。
>
>   自古以来,我们这个民族,最为讲究的就是人品。然而非常非常的遗憾,在写作历史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们古代的N多史官,最为缺失的,恰恰就是人品。
>
>   因为N多的阴谋,N多的政治人物的秉性,N多的不该发生的流血事件……在史官的记载中,通通找不到可以推敲的逻辑。
>
>   这不得不令我们后人,在浩瀚的历史故纸堆中,找不到北。
>
>   接二连三遇到男人死翘翘的事情,王政君的老爸就慌了神,于是就去请了算命大师,来为他的宝贝女儿算算命。那算命大师一瞧,即刻大惊失色,惊呼:当大贵,不可言。
>
>   这是真的吗?
>
>   唉,我们这个世界,算命大师还当真无所不在。
>
>   无论什么时间、地点,也不管是否男人女人,总有他们凑热闹的时候。其实,纵观我中华洋洋洒洒上下五千年文明史,对看相算命的大师来说,什么事都没有。
>
>   有的,就是胡说八道。
>
>   无论怎样,王政君进宫了。那个时侯的刘还是太子,一个没留神,他最宠爱的姬妾司马良娣居然就死翘翘了。其实死翘翘也就死翘翘嘛,反正帝王将相的姬妾不少,再宠其他的不就得了?关键的问题是,司马良娣死前告诉刘,她是被其他的姬妾咒死的。
>
>   这让刘愤怒异常。
>
>   他居然对一个将死之人的胡说八道,深信不疑。
>
>   不然,我咋说他弱智呢?
>
>   一般来说,弱智儿童,基本上无一例外地都是情种,一根筋,而且死心眼。从此之后,不是发病,就是郁闷,反正抑郁寡欢,搞得其他的姬妾,都不敢见他。见太子如同丢了魂魄似的,就想选择一些个宫女侍候太子,也顺带冲喜。
>
>   王政君,正好就在这一堆选派的宫女之中。
>
>   那一天,刘入朝觐见父皇,皇后就让人将选好的宫女带出来,问问太子中意哪一位?刘唯唯诺诺,他其实根本就还没有从失去司马良娣的阴影中走出来,面对这一大堆的美女,通通毫无兴趣,但又不忍辜负皇后的一片苦心,于是随口回答:其中一位还好吧。
>
>    这“其中的一位”,就给了人诸多的遐想,于是负责管这事儿的长卿就自作聪明,坚定不移地认为,这“其中的一位”,指的就是王政君。因为,王政君离太子的 距离最近,而且又独自穿的是鲜亮的大红衣服。于是,这给了我们后世的诸多同志启示,要想领导重视,首要的条件,就是要离领导的距离,越近越好,而且,衣服 一定要鲜亮抢眼。
>
>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把握机会。
>
>   事实上,刘说的“其中一位”,天知道是哪一位?很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弄明白。但长卿为了讨好领导,也为了早一滴滴儿完成任务,巴不得把那鲜亮抢眼的王政君给推出去。
>
>   至少,自己可以早点下班嘛。
>
>   也许,这根本就是长卿的眼光。在他的眼里,王政君应该算第一翘楚。
>
>   所以,我们古代的N多事件,居然就是偶然促成。不然又怎么说忒不靠谱儿呢?
>
>   那一晚,刘就“幸”了王政君。
>
>   这就对了,王政君怀孕了。
>
>   古代时候的女人,特别是皇帝的女人,就一个法则:母以子贵。
>
>   王政君贵不可言。
>
>   因为她正好就生下儿子,而且还是汉宣帝在世时见到的唯一孙子。这个孩子,就是西汉皇朝历史上著名的昏君,后来的汉成帝刘骜。
>
>   原来,古时候的圣女,就是生了儿子啊?
>
>   哪怕这个儿子混蛋至极。
>
>   到公元前33年,汉元帝光荣地“崩”了,终年43岁。
>
>   我中华历史上最为混账的昏君之一,汉成帝刘骜登上了历史的舞台,汉成帝的妈妈,这位仅被汉元帝“幸”过一次即得龙子的女人,也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
>   她居然就是“母仪天下”的王政君。
>
>   我真的没有明白,生一个如此混蛋的儿子,而且听之任之放任不管,这样的妈妈,究竟“母仪”在何处何地?
>
>   俗话说得好,一朝天子一朝臣,汉元帝的时候,就宠信宦官,所以石显就飞扬跋扈。但汉成帝不宠宦官,他宠信外戚。外戚集团重新掌权。汉元帝的时候,西汉皇朝已经无可奈何地走向衰亡,但是,它至少还僵而不死。真正把西汉皇朝送上不归路的,却正是这位昏君汉成帝。
>
>   然而,最终促成汉成帝刘骜把皇权和天下,拱手递给王氏外戚集团的,却是两位女人。
>
>   两位美若天仙的女人。
>
>   欲知后事,胡宁将在下一篇小文中,告诉大家。

推荐阅读:

aabc的四字词语造句 | 词语造句大全

精兵简政的意思_成语“精兵简政”是什么意思

基督正教(东正教)的禁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