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洋废帝,建立北齐

  北魏分裂为东魏、西魏后,高欢成为东魏的实际掌权者,但他并没有自立为帝,因为他害怕被人诟病,可他的儿子就没这般小心谨慎了。高欢死后,他的长子高 澄已经准备好要登基为帝了,可不幸被仇人杀死。高澄没能当上皇帝,其弟高洋则顺水推舟,在他的逼迫下,孝静帝元善见只得退位。高洋登上了皇位,建立北齐。 北齐的君主大多性情暴戾,无所作为,这个王朝仅存在了20多年就灭亡了。

  ■大智若愚,深藏不露

  北齐的开国之君是高洋,其父高欢尽管身居高位,权倾朝野,可生性谨小慎微,害怕别人非议,因此一直到辞世也没有篡位称帝。高洋一直都生活在父亲和哥哥的阴影里,他虽看起来有些迟钝,但事实上却是个很有心计的人。

  高洋的长相并不出众,甚至有些丑陋,因此其他的弟兄常常会嘲弄他,特别是大哥高澄非常看不起这个长相丑陋、愚笨木讷的弟弟,还曾在众人面前嘲讽他:“长成这样都能生于富贵之家,先辈传下来的相书的阐释还真是让人费解!”

  起初,高欢也不怎么待见这个相貌平平的儿子,可一次他不经意间问起高洋对目前局势的看法时,高洋的回答见解独特,阐述精辟,高欢这才发现这个儿子很有才能,从此就对他另眼相看。

  一次,高欢分给每个儿子一路兵马,命他们各自行动,之后又命属下彭乐领着骑军假意要攻打他们。高澄和几个弟兄认为彭乐兴兵谋反,都胆战心惊,不知所措。

  可高洋却镇定自若,他自告奋勇地站了出来,与彭乐展开了激战,最后彭乐实在是招架不住,就说这都是高欢的布局。高洋捉住了彭乐,把他押到了高欢跟前,高欢甚是高兴,称赞高洋不是普通人。

  ■承父之志,建立北齐

   高欢去世后,高澄接替了他的位置,做了大将军。此时,孝静帝元善见有名无实,高澄很早就想自己称帝了,可是还没来得及准备,就被一个厨师杀死了。此后高 洋果敢地镇压了叛军,继承了哥哥的职位,孝静帝还封其为宰相、齐王。550年,在高洋的逼迫下,东魏孝静帝将皇位让给了高洋。高洋改国号为齐,史称北齐。

   高洋执政初期勤政爱民,因此没多久北齐就兴盛了起来。他善于领兵作战,当西魏宇文泰领兵侵犯东魏时,他亲自领兵抵抗敌军。宇文泰见北齐军容整齐,就命令 将士撤军。此后,高洋还攻打了柔然、契丹、高丽等国,都大胜而归。那时,北齐在农业、盐铁业、瓷器制造业上都处于领先水平,国家富足。如果高洋能一直励精 图治,或许他会成为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且年轻有为的贤明君主之一。可是,他后来骄横跋扈,肆意妄为,因此不仅没有名垂青史,还一直被后人所诟病。

  ■酒后无德,杀戮无数

   高洋即位之初,颇注意军事,率兵多次亲征北方的库莫奚部、契丹、突厥、山胡、柔然等部,每次临阵,都是率先冲锋。几年之后,北方的边患大为减轻。同时又 命大将南征,夺取南朝大片领土,并扶持以萧庄为帝的傀儡政权。随着功业渐盛,他也越来越贪图安逸,嗜酒淫佚,肆行狂暴。他称帝以来,数次征发百姓180万 人,自幽州北夏口至恒州,修起长城900余里。次年,又征发百姓30多万修造金华殿和三台宫殿。他的生活也日趋腐化,经常通宵达旦地自歌自舞,又经常袒露 形体,涂抹粉黛,散发胡服,拔刀张弓,在街市上横冲直撞。曾在街上问一行路妇女:“当今天子如何?”这个妇女不认识他,回答:“颠颠痴痴,何成天子!”他 听着逆耳,当下拔刀杀了这个妇女。他对大臣也是任意鞭打或斩杀,杨愔是宰相,又是他的亲信,他曾用马鞭狠抽杨愔背部,鲜血渗出衣服之外。又要用小刀划开杨 愔的小腹,幸亏被大臣崔季舒劝止。又有一次,他把杨愔塞入棺中,装上灵车。又曾经持槊跑马,三次刺到左丞相斛律金胸口,斛律金不动,乃赐帛千匹。又曾于众 人中召都督韩哲近前,无罪将其杀死。他令工匠制造了大镬、长锯、判、碓之类的刑具,陈列在庭前,每喝醉酒后,则以杀人为乐。杨愔于是挑选了一些死囚,称为 “供御囚”,高洋想杀人,便让这些人送死,如三个月未被杀掉,则免掉死刑,释放还家。天保八年(557年)七月,河南、河北蝗灾严重,高洋向魏郡丞崔叔瓒 询问蝗灾原因,回答是因他“外筑长城,内兴三台”所致。高洋大怒,令左右殴打,揪住头发,用大粪从头顶浇下,曳足拖出。三台建成,高洋游三台,兴起舞槊, 戏刺都督尉子辉,应手而毙。

  高洋嗜酒狂暴,乱杀大臣,却不允许大臣劝谏他,谏多者必死。典御丞李集面谏高洋,以夏桀、商纣王为例劝 他,他命人把李集捆起来投入水中,过了一会儿,拉上来问:“我比夏桀、商纣王怎么样?”李集说他还不如夏桀、商纣王,高洋又令把他沉入水中。过一阵又拉上 来问,如此四次,李集不改口。高洋大笑,命把李集释放。不久又引入,看李集似有所谏,下令拉出腰斩。三弟永安王高浚见他因酒败德,再三劝谏,高洋不悦,把 他囚入地牢,纵火烧杀。尚书右仆射高德政,高洋未称帝前,二人言无不尽,高洋禅代,高德政立有大功。后见高洋即帝位后,纵酒酣醉,所为不法,高德政数次强 谏,高洋反诬他“恒以精神凌逼人”,把他用酷刑杀害。胶州刺史杜弼,在高洋禅代中也立有大功,也数次上强谏,被高洋所恨。一次高洋酒醉后,命人前去胶州斩 杀杜弼。常山王高演、开府参军裴谒之、都督王触也都数次极谏,都几乎被他杀了。对于他所猜忌的王公大臣,他也大加诛杀,曾借口谶语,将七弟上党王高涣打入 死牢,纵火焚死。后又听信谗言,鸩杀从叔清河王高岳。高隆之是朝廷重臣,因他在高洋未称帝前轻视高洋,高洋受魏禅,他又在反对者之列,高洋称帝后,便伺机 杀了他。又听人说,祠部尚书王景元背后把他比作商纣王,遣骑执之,斩于御座前。

  高洋称帝后,东魏宗室残存者尚多,高洋时刻防备他们伺 机复国。天保十年(557年)五月,太史令奏:“今年当除旧布新。”高洋问彭城公元韶说:“汉光武何故中兴?”元韶回答:“为诛诸刘不尽。”于是高洋开始 大杀元氏,五月癸未这一天,诛杀始平公元世哲等25家,又把元韶等19家,全部投入地牢饿死。七月,又下令尽诛元氏,凡祖父曾为王的,或本人做过大官的, 全家一律斩于东市。婴儿则抛入空中,以矛穿刺,前后元氏死者共有721人。死尸全部投入漳水喂鱼,当时剖开鱼腹,往往看到人的指甲,邺城一带居民为此很久 没有吃鱼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