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相高颎有着怎样的一生

  北周末年,杨坚被任命为左大丞相,总揽国家朝政。杨坚向来知道高颎强干明察,又习兵事,非常有计谋,想要用他为辅佐,派杨惠前往去表明自己的意思。高 颎欣然承命说:“愿受驱驰。纵令公事不成,颎亦不辞灭族。”这样,高颎就做了相府司录,成为杨坚的心腹,为之后杨坚成就大业作出了很多不朽的贡献。

   此后,杨坚的势力得到不断壮大和发展。周之宗室与鲜卑老臣,以及汉族官员久与宇文氏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对此非常不服气,于是纷纷起兵反抗。其中,相州 总管尉迟迥声势最大。于是,杨坚派名将韦孝宽等出击,部队到了武陟,与敌军隔沁水为阵,两军对阵,都无法前进。杨坚因为各个将领统一指挥,害怕发生什么变 故,于是想派自己的心腹前往监军。

  刚开始的时候,他先叫少内史崔仲方去,崔仲方以父亲在山东为借口不去。又叫刘昉、郑译去,刘昉说他 没有带兵打过仗,郑译说他母亲年事已高,不便远行。就在杨坚苦于没人愿意去的时候,高颎自请前往,杨坚就非常高兴地答应了。高颎奉命以后,连母亲也来不及 辞别,便立即出发。他到了前线,在沁水上架桥,军队过后,便下令焚桥,以断绝士兵还想返回来的念头。于是韦孝宽率军奋击,大破敌军,敌将尉迟惇单骑逃走。 韦孝宽乘胜追击,追至邺下,尉迟迥用尽全力拒战,孝宽等军因为不利而退却。于是高颎与大将宇文忻、李询等谋划设计将其攻破,就这样才平定了尉迟迥的叛变。

   这场战役高颎打得相当漂亮,于是他更加得到杨坚的信任,并晋位柱国,改封义宁县公,迁相府司马。杨坚称帝后,还以高颎为尚书左仆射,兼纳言,晋封渤海郡 公,又拜左领军大将军,一时贵宠,在朝廷中没有一个人比得上他在杨坚心目中的地位。此后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高颎辅佐文帝,在政治、经济、军事各个方面作出 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可以说,杨坚能够成就伟业全倚仗他这样的忠臣的功劳。

  因为高颎有着杰出的军事才能。开皇二年,他还参与了讨伐陈的 战役。后来因为陈宣帝去世,高颎“以礼不伐丧”,奏请班师。于是,隋文帝向高颎询问取陈的策略,高颎建议:“每值江南秋收之际,微征士马,声言掩袭,彼必 屯兵御守,足得废其农时。既收之后,密遣行人,因风纵火,烧其储积,由是陈人益敝。”

  在高颎的建议下,杨坚于开皇九年,派隋军大举伐 陈。晋王杨广等为行军元帅,高颎为元帅长史。等到陈叔宝被俘,高颎先入建康,杨广派人驰告,命令留下陈叔宝宠妃张丽华。但是高颎阻止说:“武王灭殷,诛斩 妲己,今平陈国,岂可留丽华?”他出于忠心,恐丽华惑主,便把她杀了。

  但是杨广知道他杀了张丽华后,立刻脸色大变说:“昔人云:‘无德不报’,我必有以报高公矣!”于是,杨广从此对高颎怀恨在心。高颎又与元帅府记室裴矩收图籍,封府库,没有收一点钱财。

   隋灭陈的战争结束了东晋以来南北纷争的局面,实现了全国的统一。因为高颎有着非常大的功劳加封上柱国,晋爵齐国公,赐物九千段。隋文帝还慰劳他说:“公 伐陈后,人言公反,朕已斩之。君臣道合,非青蝇所间也。”可见,他在隋文帝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人。所以,此后隋文帝对高颎更加信任和倚重。高颎深避权势, 一再辞让官爵。文帝下诏说:“公识鉴通远,器略优深,出参戒律,廓清淮海,人司禁旅,实委心腹。自朕受命,常典机衡,竭诚陈力,心迹俱尽。此则天降良辅, 翊赞朕躬,幸无词费也。”这番话充分表示了他们君臣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

  开皇十年,文帝前往晋阳,让高颎居守京都。等到隋文帝回京后,还赐给他缣五千匹,又赐行宫一所以为庄舍。高颎的妻子卧病,文帝还常常派人询问,高颎家的人顿时络绎不绝。高颎的儿子高表仁娶太子杨勇的女儿为妻,与皇室结亲,赏赐多得数不过来。

  尽管这样一个忠诚不二的大臣,也没有得到隋文帝长久的信任。这与皇室内部的斗争有着密切关系。隋文帝的宠姬尉迟氏被独孤皇后杀了,文帝生气地出走山谷,高颎追上,拦住他苦苦劝说:“陛下岂以一妇人而轻天下?”

   独孤皇后本以高颎是她父亲的家客,跟他十分亲近,当她听到高颎说她是一妇人,非常气愤。当时文帝夫妇打算废掉太子杨勇,另立晋王杨广为太子。高颎又出来 大力反对,由此独孤皇后就有了把他除掉的想法。高颎的妻子死后,独孤皇后对文帝说:“高仆射老矣,而丧夫人,陛下何能不为之娶!”文帝把这话告诉了高颎。 高颎垂泪感激地说:“臣今已老,退朝之后,唯斋居读佛经而已。虽陛下垂哀之深,至于纳室,非臣所愿。”文帝听他这么说也就算了。

  高颎 的妻子去世没多长时间,他的爱妾生了个男孩,文帝得知很为他高兴。皇后却非常地郁闷。文帝问她是什么原因,独孤皇后说:“陛下当复信高颎吗?始陛下欲为颎 娶,颎心存爱妾,面欺陛下。今其诈已见,陛下安得信之!”文帝听了皇后的话,觉得确实是这个道理,由此开始对高颎感到强烈的不满。

  此 后,高颎还极力阻挠隋文帝征伐高丽,结果师出无功,独孤皇后便对文帝说:“颎初不欲行,陛下强遣之,妾固知其无功矣!”隋文帝又以元帅汉王杨谅年少,专委 军事于高颎。“颎以任寄隆重,每怀至公,无自疑之意,谅所言多不用。”杨谅因此对高颎很不满意,回京后,便向皇后哭诉说:“儿幸免高颎所杀。”文帝听了这 话,很是对高颎怀疑,觉得他图谋不轨。

  开皇十九年,凉州总管王世积因事被杀,审讯时有宫中秘事,说是从高颎处得知,文帝极为惊异,高 颎因此被问罪。当时上柱国贺若弼、吴州总管宇文効、刑部尚书薛胄、民部尚书斛律孝卿、兵部尚书柳述等都证明高颎无罪,隋文帝看到这么多人为高颎求情,更加 恼怒,一气之下把他们统统拘押起来,从此朝臣没有再敢为高颎说话的了。也就是在这一年,高颎被罢官。

  不久后,隋文帝在秦王杨俊府中召高颎来一起喝酒。高颎当时非常感叹,悲不自胜,左右的人都为他流泪。文帝气愤地对高颎说:“朕不负公,公自负也。”并指责高颎“不可以身要君,自云第一也”。

   但是,没想到,紧接着高颎的国令上疏揭发他,说高颎的儿子高表仁对高颎说:“司马仲达当初托疾不朝,遂有天下。公今遇此,焉知非福!”文帝听后不加调查 就大怒,把高颎囚禁起来加以审讯。这时宪司又奏称:沙门真觉曾对高颎说:“明年国有大丧。”女尼令晖也说:“十七、十八年,皇帝有大厄,十九年不可过。” 文帝听了更加恼火,当着群臣说:“帝王岂可力求!孔子以大圣之才,作法垂世,宁不欲大位邪?天命不可耳!顾与子言,自比晋帝,此何心乎?”这时,居然有人 请隋文帝斩了高颎,但是隋文帝没有照做,而是把高颎削职为民。

  开皇二十年,在杨素、杨广等的密谋和策划下,太子杨勇被废,杨广立为太 子。又过了四年,杨广登基,就是隋炀帝。高颎被起用为太常。当时突厥启民可汗将入朝,炀帝要以富乐相夸,下诏征集周、齐乐家子弟及天下散乐。高颎上奏拒绝 说:“此乐久废,今若征之,恐无识之徒弃本逐末,递相教习。”炀帝听了非常不高兴。

  高颎对太常丞李懿说:“周天子以好乐而亡,殷鉴不遥,安可复尔。”高颎又因炀帝赐予启民可汗礼遇过厚,对太府卿何稠说:“此虏颇知中国虚实、山川险易,恐为后患。”还曾对观王杨雄说:“近来朝廷殊无纲纪。”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没过多久,就有人把这些话告诉了炀帝,炀帝认为高颎诽谤朝政,便下令把他杀了。当时高颎六十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