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喜功——穷兵黩武三征高句丽

  北周大定元年(581年),北周随国公杨坚篡位,立国为隋,是为隋文帝,改元开皇。同年十二月,高丽王高阳(即平原王高汤)遣使朝贡,杨坚授高阳大将军、辽东郡公,改封高丽王。从这以后,高句丽遣使纳贡不绝。

   开皇九年(589年),隋灭陈统一中原。平原王高汤怕祸事临头,积极练兵积粮,为守拒之策,引起隋文帝的不满,在给平原王高汤的玺书中的语气是相当的不 客气,语带威胁说:“朕受天命,爱育率土,委王海隅,宣扬朝化,想使圆首方足,各遂其心。王每次遣使人,岁常朝贡,虽然称藩附,诚节未尽。王既人臣,须同 朕德,而乃驱逼靺鞨,固禁契丹。诸藩顿颡,为我臣妾,忿善人之慕义,哪里有毒害之情深乎?太府工人,其数不少,王必须之,自可闻奏。昔年潜行财货,利动小 人,私将弩手,逃窜下国。难道只是修理兵器,意欲不臧,恐有外闻,故为盗窃?时命使者,抚尉王籓,本欲问彼人情,教彼政术。王乃坐之空馆,严加防守,使其 闭目塞耳,永无闻见。有何阴恶,弗欲人知,禁制官司,畏其访察?又数遣马骑,杀害边人,屡驰奸谋,动作邪说,心在不宾。朕于苍生,悉如赤子,赐王土宇,授 王官爵,深恩殊泽,彰着遐迩。王专怀不信,恒自猜疑,常遣使人,密觇消息,纯臣之义,岂若是也?盖当由朕训导不明,王之愆违,一已宽恕,今日以后,必须改 革。守藩臣之节,奉朝正之典,自化尔藩,勿忤他国,则长享富贵,实称朕心。彼之一方,虽地狭人少,然普天之下,皆为朕臣。今若黜王,不可虚置,终须更选官 属,就彼安抚。王若洒心易行,率由宪章,即是朕之良臣,何劳别遣才彦也?昔帝王作法,仁信为先,有善必赏,有恶必罚,四海之内,具闻朕旨。王若无罪,朕忽 加兵,自余藩国,谓朕何也!王必虚心,纳朕此意,慎勿疑惑,更怀异图。往者陈叔宝代在江阴,残害人庶,惊动我烽候,抄掠我边境。朕前后诫敕,经历十年,彼 则恃长江之外,聚一隅之众,昏狂骄傲,不从朕言。故命将出师,除彼凶逆,来往不盈旬月,兵骑不过数千,历代逋寇,一朝清荡,遐迩乂安,人神胥悦。闻王叹 恨,独致悲伤,黜陟幽明,有司是职,罪王不为陈灭,赏王不为陈存,乐祸好乱,何为尔也?王谓辽水之广,何如长江?高丽之人,多少陈国?朕若不存含育,责王 前愆,命一将军,何待多力!殷勤晓示,许王自新耳。宜得朕怀,自求多福。”

  高汤得书之后,心中惶恐大惧,连忙遣使上表谢罪。不久,高汤就病死了,这一年是开皇十七年(597年)。同年,高汤之子高元即位,是为婴阳王。隋文帝遣使拜高元为上开府仪同三司,袭爵辽东郡公,高丽王。

   开皇十八年(598年)二月,高句丽王高元,率领部众一万余入侵隋朝辽西,被营州总管韦冲打退。隋文帝得知后非常愤怒,任命汉王杨谅、上柱国王世积同为 行军元帅,统率水陆三十万大军征伐高句丽。汉王杨谅率军从临渝关出塞,正碰上连日大雨,后方粮草运不到,军中缺乏食粮,又遇到了疾疫流行。水军从东莱渡海 向平壤城前进,途中也碰上了大风,船只多被吹散沉没。隋军被迫还师,兵士损失十分之八九。虽师出无功,但也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高元也很害怕,派遣使节 向朝廷谢罪认错,上表称“辽东粪土臣子高元”,隋文帝一看高元服软,也就消了气,于是下令罢兵。

  隋文帝死后,隋炀帝即位。隋炀帝在位 期间,隋朝国力已达极盛之顶点,共有一百九十个郡,一千二百五十五个县,八百九十多万户;国土东西长九千三百里,南北一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不过,他不是 个安分的主儿,自即位以来,大造宫室,修建大运河,四处巡游,搞得大隋是国困民乏。这不,隋炀帝又到东突厥启民可汗这儿来夸示富强来了。发现高句丽使者藏 在突厥。想起高句丽屡屡不听教诲,高昌王、突厥可汗都来朝觐见,就你高句丽王不来,摆明是不把我炀帝放在眼里。黄门侍郎裴矩对炀帝说:“高句丽本是西周时 箕子的封地,汉、晋时代都是中国的郡县,如今却不称臣,成了一个国家。先帝很长时间就想征伐高句丽,但是由于杨谅无能,以致师出无功。陛下您君临天下,怎 能不征伐它,而使文明礼仪之境,成为荒凉野蛮的地方呢?今日启民举国归化中国,可以趁他恐惧时,胁迫高句丽遣使入朝。”一番话说得隋炀帝心头大快,便下诏 让高句丽王亲来进贡,否则,将率领启民去巡视高句丽的国土。高句丽王高元虽很害怕,但还是不来,藩礼颇缺。炀帝大怒,于大业七年(611年)二月下诏讨伐 高句丽。这封诏书成为大隋帝国灭亡的导火索。

  隋炀帝命幽州总管元弘嗣到东莱海口造船三百艘,官吏们督促工程,工匠、役丁们昼夜站立在 水中,自腰以下都生了蛆,死者有十分之三、四。原先,隋炀帝下诏征发天下兵卒,无论远近,俱会于涿郡。又征发江淮以南的水手一万人,弩手三万人,岭南排镩 手三万人。令河南、淮南、江南等地制造兵车五万辆送往高阳,以装载衣甲幔幕。征发河南、河北民夫以供军需。征发江、淮以南民夫以及船只运输黎阳和洛口各粮 仓米至涿郡,船只首尾相连绵延千余里。载兵甲及攻取之具,往还于道数十万人,拥挤于道,昼夜不停。死者相枕,臭秽盈路,天下骚动。

  由于征发大量人丁运送物资,导致耕稼失时,田地多荒,东北之地斗米数百钱。而官吏贪残,借机鱼肉百姓,百姓困穷,财力俱竭,官逼民反,于是始相聚为群盗。

  先是邹平王薄拥有部众占据长白山,自称知世郎,宣扬世事已可知。王薄又作《无向辽东浪死歌》来劝说百姓,逃役之人大多都去投奔王薄。

  紧接着平原刘霸道、漳南窦建德等人相继起事,一时之间群盗蜂起,不可胜数,徒众多者至万余人,攻陷城邑。都尉、鹰扬郎将与郡县互相配合追捕盗贼,随获斩决,但是都没能禁止。

   大业八年(612年)正月,隋炀帝第一次征高句丽。左十二军出镂方、长岑、溟海、盖马、建安、南苏、辽东、玄菟、夫余、朝鲜、沃沮、乐浪等道;右十二军 出粘蝉、含资、浑弥、临屯、候城、提奚、蹋顿、肃慎、碣石、东、带方、襄平等道。人马相继不绝于道,总计一百一十三万三千八百人,号称二百万,民夫两百多 万。日遣一军,相去四十里,连营渐进;四十天才发兵完毕,首尾相继,鼓角相闻,旌旗相连九百六十里。御营之内有十二卫、三台、九省、九寺,分别隶属内、 外、前、后、左、右六军,最后出发,连绵八十里。出师情景,近古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