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 击灭高丽

  “不及九百年,当有八十大将灭之。”这是一个神秘的预言,它预言了高丽的国寿以及亡于谁手。今天看来我们可以斥之为封建迷信,可是隋唐之际,此类预言 特别盛行,而且准确度奇高,例如李唐建立、武后称帝无不被准确地预测出来,高丽最后的命运也不幸被言中,享国达九百载的高丽国和年近八十的绝代名将李世 □,他们最后的光辉给东北这片黑土地留下了流传千古的传奇。

  乾封元年(666)五月,一代枭雄高丽莫离支泉盖苏文辞世,虽然他生前西 抗强唐、南据新罗,可是他留给后代的却是一个残破的国家。高丽国此时已经如风中之烛,不但连年被唐军攻击,国内经济崩溃,人相掠卖,而且唐军灭掉百济之后 已经成功地从西面和南面对高丽进行了战略包围,高丽在国际上陷入了彻彻底底的孤立,周边的契丹、新罗无不是高丽的死敌,唯一可以指望的日本,也在将举国精 锐丢在朝鲜半岛之后不敢介入东北亚事务。岌岌可危的高丽此时唯一缺的就是推倒大厦的那最后一把力,泉盖苏文可能不会想到,这最后一把力来得那么快,竟然是 自己的亲生儿子们最终将高丽埋葬。

  泉盖苏文死后长子泉男生继承了他的职位。男生初掌国政,出巡诸城,令其弟男建、男产执留后事。可是 男生以前就跟他这两个弟弟不睦,于是有人乘机调唆,男建、男产因此集中力量突然出击,将都城内的男生亲信一网打尽,杀其子献忠,并以王命征召男生,企图将 男生骗入都城然后进行抓捕。男生得到了都城巨变的消息,觉得自己孤立无援,恐遭不测,不敢返京。男建看计划失败,于是自为莫离支,并发兵讨伐男生,想以武 力解决最后的麻烦。男生无法只能逃到国内城(今吉林集安),遣其子泉献诚入唐求救。

  高丽国的内讧给唐帝国提供了千载难逢的良机,于是 六月七日,唐高宗派右骁卫大将军契*何力为辽东道安抚大使,率兵援救男生,以泉献诚为右武卫将军,充当向导,又以右金吾将军庞同善、营州都督高侃为行军总 管,率左武卫将军薛仁贵及左监门将军李瑾行等,再一次组成了征伐高丽的大军。

  当年九月,庞同泰率部首先渡过辽水,大败高丽守军,与泉男生在国内城会合。高宗诏以男生为特进辽东大都督,兼平壤道安抚大使,封玄菟郡公。

   十二月十八日,为了加强唐军兵力,高宗又以李世□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司列少常伯郝处俊为副,与庞同善及契*何力等,并力同击高丽。其水陆诸军总管及运 粮使窦义积、独孤卿云、郭待封等,并受李世□调遣。河北诸州租赋全部调归辽东军用。帝国上下都深深地相信,这一次的大军征讨,必然能毕其功于一役。

   经过多年的辽东作战,唐军对冬季作战积累了足够的经验,已经完全适应了东北的气候。这时,严寒的冬季再也不是唐军的障碍,反而成为了唐军的好帮手。因此 在经过数个月的准备之后,唐军于乾封二年(667)的夏末才正式出动,当年九月,李世□率部渡辽水后,向“高丽西边要害”――新城发起进攻,这个新城我们 已经很了解了,隋唐两代征伐高丽,新城都是作为第一线的防御力量,从未陷落过,对于这个重要门户,此次李世□决心将之拔除。唐军并没有急攻猛打,而是修筑 了重重营寨将新城包围了起来,隔绝了新城的外援,然后每日攻打。新城孤立无援之下,形势逐渐危急。唐军虽然并不猛攻,但是新城的守城力量依然在每天失血, 于是绝望的居民不断缒城投降。最后,城内终于忍受不住唐军的攻击开始了反叛,城人师夫仇等缚城主投降,唐军遂拔新城。

  拔除了新城这个 钉子,李世□留庞同善和高侃留守新城,自率本部兵马出击,高丽国内此时已经极为衰弱,丝毫的抵抗能力都没有。李世□一路势如破竹,连下十六城。这时,泉男 建也知道现在已经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了,他不敢和李世□亲率的主力硬拼,而是绕了个圈,率国兵夜袭庞同善、高侃军,企图断唐军的后路。新城告急文书一到,李 世□当即派薛仁贵率部援救。薛仁贵率兵连夜赶回新城,突袭高丽军背后,斩首数百,泉男建败走。于是庞同善与高侃会同薛仁贵进行追击,行至金山(今辽宁本溪 东北之老秃顶山),终于追上高丽军。高丽军眼见逃不掉,于是回身死战。唐军初战不利,且战且走,并留薛仁贵于山上埋伏,高丽军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拼命追 击,阵形于是散乱。这时,薛仁贵麾军自山上冲下,将高丽追兵拦腰截断,高侃、同善乘机回军夹击,高丽军大败,被歼五万余众。唐军乘胜攻占南苏、木底、苍岩 (今辽宁新宾境内)三城,与泉男生部会合,赢得了金山之战的胜利。后来,唐高宗手诏嘉奖说:“金山大阵,凶党实繁。卿(指薛仁贵)身先士卒,奋不顾身,左 冲右击,所向无敌,诸军贾勇,致斯克捷。宜善建功业,全此令名也。”

  在金山大战的同时,唐军行军副大总管郝处俊也在向安市城进军当 中。在太宗伐高丽的时候,大家一定记得唐平壤道行军大总管张亮的战场趣闻,这一次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唐军刚到安市城下,突然遭到三万敌军出城突袭,唐军 来不及结阵,军心惶惶。这时候郝处俊正坐在胡床上吃干粮,一口还没咽下去就听见四面的喊杀声,不过郝处俊不像张亮那样吓得呆如木鸡,而是饭照吃、汤照喝, 他一面啃着半块饼,一面怒调精锐进行反击,高丽军在这样的反击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就一溃千里,再不敢出城。

  薛仁贵金山大捷之后乘 胜追杀,于总章元年(668)二月,仅率兵两千进攻扶余城(今吉林四平)。诸将皆言兵少,纷纷劝阻。但薛仁贵却说:“兵不在多,看你怎么用而已。”于是亲 为前锋,抵达扶余城下后,城内守军倾城而出,与薛仁贵大战于扶余川。唐军不畏生死,逆击大破其众,杀获万余人,于二月二十八日攻拔该城。扶余川四十余城一 时俱惊,纷纷向唐纳款请降。泉男建听说扶余有失,遂派五万劲旅往救,与李世□部在薛贺水(今辽宁太子河)遭遇,两军大战于薛贺水。年近八十岁的李世□领军 奋击,所向无敌,阵斩首五千余级,俘获三万余人,器械牛马不可胜计,乘胜攻占了大行城(今辽宁凤城西南)。

  李世□攻占大行城之后,各路唐军均与之会合。会合之后唐军主力进至鸭绿江后,遇到了高丽守军的拼死抵扰。李世□麾军进击,大破其众,追杀二百余里,并攻占了辱夷城,沿途诸城守军逃遁,归降者相继不断。

  同年八月,唐军前锋辽东道安抚大使兼副行军大总管契*何力率先引兵抵达平壤城下,李世□等亦率部继至,将平壤团团包围。卑列道行军总管刘仁愿却因贻误军期,按律当斩,以功被流放于姚州(治今云南姚安)。

   唐军将平壤包围一月有余,城内粮食将尽,高丽王高藏只得遣泉男产率首领九十八人,持白旗向唐军请降,李世□以军礼接待。但泉男建却依然闭城拒守,多次遣 兵出战,屡遭失败。见力实在不能及,泉男建遂委军事于僧人信诚,信诚暗中派人来到李世□军营,约定五日之内,开门投降。信诚如期于九月十二日领兵打开城 门,李世□纵兵乘城鼓噪,焚烧城楼,完全摧毁了平壤城的城防。泉男建自知城池不守,引刀自杀但未遂,被唐军俘获。高丽国的历史到此终结,辽东再一次回到了 祖国的怀抱。老英雄李世□善始善终,本人也在完成了这最后的心愿后仅隔一年便与世长辞,真可谓是英雄的一生。

  唐高宗诏令先以高丽王高 藏等献于昭陵,以慰太宗在天英灵。然后整顿军容,高奏凯歌,进入京师,献于太庙,告慰列祖列宗。十二月七日,唐高宗在大明宫含元殿接受降俘。以高丽王高藏 政非己出,赦而不罪,并任为司平太常伯(即工部尚书)员外同正,以泉男产、僧信诚和泉男生能主动归降,分别任为司宰少卿(即光禄少卿)、银青光禄大夫和右 卫大将军;以泉男建顽抗不降,流放于黔中(今贵州省内)。分辽东和高丽五部、一七六城、六十九万余户为新城州(治今辽宁沈阳东)、辽城州(治今辽宁辽阳东 北)、哥勿州(治今吉林通化西北)、居素州(治今辽宁抚顺东)、建安州(治今辽宁盖州)、卫乐州、舍利州、越喜州、去旦州等九都督府,南苏(治今辽宁新 宾)、盖牟、代那、仓岩(治今吉林通化)、磨米、积利(治今辽宁瓦房店)、黎山、延津、木底、安市、诸北、识利、拂涅、拜汉等四十二州,一百个县,又置安 东都护府于平壤以统之。选拔其有功酋帅担任都督、刺史、县令,与华人共同治理。以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检校安东都护,总兵两万镇守平壤。李世□以下有功将 士,均有封赏。唐收复辽东和对高丽的战争至此结束,此战共计历时二十五年,实为唐历时最久的边疆战争。

  高丽虽然灭亡了,但是这片土地 上的故事并没有结束。高丽的灭亡也就意味着新唐联盟的彻底瓦解,两国的关系转为对抗,新罗于是不断煽动原高丽、百济的人民进行叛乱,并且蚕食原百济和高丽 的土地,企图驱逐唐军,统一朝鲜半岛。于是两国为了争夺朝鲜半岛的控制权开始了激烈的斗争。

  咸亨元年(670)四月,唐安东都护薛仁贵奉命归国,征讨吐蕃。高丽酋长剑牟岑趁机拥众起义,立高丽王外孙安舜为主。唐高宗遂以左监门大将军高侃为东州道行军总管,右领军大将军李谨行为燕山道总管,率兵分道征讨。在唐军大举压境之时,安舜杀剑牟岑,逃奔新罗。

  咸亨二年(671)七月初一,高侃部在安市城大败高丽余众。接着,又麾军南下,转战一年有余,于咸亨三年十二月,又败高丽和百济余众于白水山(今韩国全州西),新罗王金法敏派兵援救,企图牵制唐军,亦被高侃击败。

   咸亨四年(673)闰五月,燕山道总管李谨行亦破高丽与百济起义军民于瓠泸河(今韩国洛东江中游)之西,俘获数千人,余众皆奔新罗。这时,谨行之妻刘氏 留守伐奴城(今朝鲜平壤西北),高丽军民引**之众来攻。刘氏身披甲胄,率众守城,高丽与**之众久攻不克,只得撤退。高宗闻奏,深嘉其功,封其为燕国夫 人。

  新罗如此不断得寸进尺当然要招致唐朝的反击,上元元年(674)正月,唐高宗诏削法敏官爵,以其弟、右晓卫员外大将军、临海郡公 金仁间为新罗王,从长安归国即位,接着,又以左庶子、同中书门下三品刘仁轨为鸡林道大总管,卫尉卿李弼、右领军大将军李谨行为副大总管,发兵征讨新罗。

  上元二年(675)二月,刘仁轨率部在七重城(今韩国大丘北)大破新罗兵。又派**之众渡海,进攻新罗南部边境。接着,高宗又诏李谨行为安东镇抚大使,屯驻新罗买肖城(今韩国陕川)以经略之。谨行率部对新罗发起三次进攻,三战皆捷。新罗只得遣使入贡、谢罪。

   如果没有其他的因素,新罗的结局跟高丽、百济将没什么两样,可是此时在唐朝西面的青藏高原上崛起了一个强大帝国――吐蕃国。虽然吐蕃国的经济制度文化等 各方面都很原始,但是它强大的军事实力已经可以跟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两大帝国,唐帝国和阿拉伯帝国分庭抗礼。形势比人强,因此讨灭新罗的计划胎死腹中。

   由于唐军抽调了大批军队防御西部重地,因此在东北亚的军力空虚,新罗抓紧此千载难逢的良机,终于并吞了原百济全境,另外还蚕食了原高丽南面的部分土地。 当然新罗的扩张非常有分寸,在取得了这些土地之后,新罗很明智地停止了扩张,和唐朝的边境稳定在了大同江一线。唐帝国本来就对百济的土地没有什么野心,否 则也不会让扶余隆回到百济继续当国王,还强令新罗与之会盟。唐帝国所不能容忍的是再出现一个类似于高丽那样的在东北亚对帝国形成强大威胁的国家。因此新罗 既然向唐朝表明了自己没有什么大的野心,唐朝也就很容易地默认了新罗在朝鲜半岛的疆土。于是两国关系在短暂的冰冻期之后很快就重新恢复,不但又重建了稳固 的军事同盟,更在经济文化方面进行了大规模的交流,双方的友好关系可以说善始善终,一直维持到了最后。

  从新罗统一朝鲜半岛之后,无论 是后三国、王氏高丽还是李氏朝鲜时代一直到现在,朝鲜半岛上建立的均是以三韩民族为主体的国家,和我国古代辽东的古朝鲜以及高句丽国除了疆域上有所交集之 外关系不大,并没有正统的继承关系。虽然国名依旧,但是此高丽非彼高丽,此朝鲜非彼朝鲜了。

  尾声

  无论是智慧和汗水还是血与火,无数人付出了他们可以付出的一切,换来了一个强大帝国的重新崛起。在之后的历史中,不论这个国家如何沉浮,遥望那生机勃勃,辉煌灿烂的时代,总有一股不竭的民族意气让我们激动、让我们奋发。

  国脉微如缕,

  问长缨何时入手,

  缚将戎主?

  未必人间无好汉,

  谁与宽些尺度?

  试看取当年韩五,

  岂有谷城公付授,

  也不干曾遇骊山母,

  谈笑起,两河路。

  少时棋柝曾联句,

  叹而今登楼揽镜,

  事机频误。

  闻说北风吹面急,

  边上冲梯屡舞,

  君莫道投鞭虚语。

  自古一贤能制难,

  有金汤便可无张许?

  快投笔,莫题柱。

  ――〔贺新郎〕南宋 刘克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