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评价唐宪宗?奋发有为的中兴之主?

  历史反光镜

  唐宪宗少年时即钦慕贞观、开元时期的政治局面,有志恢复,故即位后利用德宗以来积蓄的财力,重用主张裁抑藩镇的大臣杜黄裳、武元衡、李吉甫与裴度等人,坚主用兵,遂能取得一定的胜利,被后人誉为唐代的“中兴之主”。

   唐宪宗名李纯,是唐顺宗的长子,年少聪慧。有一天,他被祖父德宗皇帝抱在膝上逗引作乐,问他:“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在我的怀里?”李纯道:“我是第三 天子。”德宗大为惊异。作为当今皇上的长孙,按照祖、父、子的顺序回答为“第三天子”,既闻所未闻又很契合实际,德宗皇帝不禁对他增添了几丝喜爱。贞元四 年(788年)六月,11岁的李纯被册封为广陵郡王。贞元二十一年(805年)四月六日,被册为皇太子。七月二十八日,代理监国之任。永贞元年,宦官俱文 珍迫顺宗禅位,拥李纯即位。八月四日,宪宗得父皇传位,八月九日正式即位于宣政殿。这一年,宪宗28岁。

  唐宪宗即位以后,经常阅读历 朝实录,每读到贞观、开元的故事,他就仰慕不已。唐宪宗以祖上圣明之君为榜样,认真总结历史经验,比较注重发挥群臣的作用,敢于任用和倚重宰相,他在延英 殿与宰相议事,都是很晚才退朝。唐宪宗在位15年间,勤勉政事,君臣同心同德,从而取得了元和削藩的巨大成果,并重振中央政府的威望,成就了唐朝的中兴气 象。长期以来,唐朝皇帝得到评价较高的有三人:唐太宗唐玄宗、唐宪宗。唐宪宗没有能够像唐太宗和唐玄宗那样开创一个辉煌盛世,却能够和他们并驾齐驱、相 提并论,这也正说明了他的不同寻常。

  唐宪宗最主要的政绩有二:一是政治上有所改革;二是暂时平定了一些藩镇。

  改革政治

   唐宪宗在位期间,整顿江淮财赋,以增加财政收入。德宗时各地赋税分为上供、送使、留州三项,其中留州、送使两项降省估(中央政府规定的价格)就实估(市 价)折算纳税。由于户税以钱定税,实估很低,所以纳税者的负担成倍加重。针对这一情况,唐宪宗采纳裴度的建议,于元和三年(808年)宣布一切按省估折纳 赋税,还规定观察使须先征用所治州之税,不足时方可征所属其余州之税,江淮一带的人民由此稍得苏息。元和四年(809年),采纳李绛、白居易等人的建议, 下诏蠲租税、出宫人、绝进奉,禁止南方掠卖奴婢。以后又用李绛之议于振武军(今内蒙古托克托南)、天德军(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北)开营田四千八百顷,收谷 四十余万斛,岁省军费二十余万缗。元和六年(811年),采纳宰相李吉甫之言,并省内外官八百零八员、诸司流外官一千七百六十九人。上述措施都具有一定的 进步性。

  平定藩镇

  另外,唐宪宗还一改对藩镇的姑息政策,采取了一些强硬措施。元和元年(806),宪宗刚刚即位,西川节度使刘辟就进行叛乱。唐宪宗派左神策行营节度使高崇文、神策京西行营兵马使李元奕等率军前往讨伐。刘辟屡战屡败,最后彻底溃败被俘,被送到长安斩首。

   元和九年(814年)九月,彰义(淮西)节度使吴少阳死,其子吴元济匿丧不报,自掌兵权。朝廷遣使吊祭,他拒而不纳,继又举兵叛乱,威胁东都。第二年正 月,宪宗决定对淮西用兵。淮西节度使驻蔡州汝阳(今河南汝南),地处中原,战略地位重要。自李希烈以来,一直保持半独立状态,唐宪宗对其用兵,正是改变这 种状态的决心表现。

  对淮西用兵,震动很大。淄青节度使李师道感到威胁,就采用声言助官军讨吴元济,实际上支持吴元济的商面派手法,企 图巩固自己的地位。他首先派人暗中潜入河阴漕院(今河南荥阳北),杀伤十余人,烧钱帛三十余万缗匹,谷三万余斛,把江、淮一带集中在这里的租赋都烧毁了。 接着,又派人到京师暗杀了力主对淮西用兵的宰相武元衡。不久,又派人潜入东都,打算在洛阳焚烧宫阙,杀掠市民,后因事泄未能得逞。

  李 师道的恐怖手段,虽然也曾使一些人动摇,但唐宪宗始终坚持用兵。元和十二年(817年)七月,唐宪宗命自愿亲赴前线的裴度以宰相兼彰义节度使。裴度立即奔 赴淮西,与随邓节度使李愬等,大举进攻吴元济。九月,李愬军首先攻破蔡州,大败淮西军。吴元济没有料到李愬军快速异常,毫无防备地束手就擒。持续三年的淮 西叛乱宣告结束了。

  吴元济败死,李师道恐惧,初欲献地归顺朝廷,并以长子入侍为质,后又举兵叛唐。元和十三年(818年)七月,唐宪宗调宣武、魏博、义成、武宁、横海诸镇前往讨伐。在大兵压境的情况下,李师道内部矛盾激化,其都知兵马使刘悟杀李师道,淄、青、江州地复为唐有。

   元和十四年(819年)七月,宣武节度使韩弘入朝,并两次贡献大量绢帛、金银、马匹,要求留在京师。唐宪宗任韩弘守司徒兼中书令,另任吏部尚书张弘靖充 宣武节度使。魏博节度使田弘正讨伐李师道有功,唐宪宗任其兼侍中。他为了向唐宪宗表示忠心,使其兄弟子侄皆到朝廷做官。

  唐宪宗虽亦力图革除河北藩镇节帅世袭之弊,但其志终未遂。此外,讨伐成德节度使王承宗的战争亦未能取胜。当时彻底消除藩镇割据的条件尚不成熟,唐宪宗个人对此是无能为力的。不过经其削藩,藩镇的势力确实暂时有所削弱。可即便如此,也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造成割据的根源。

  中兴后的没落

   在唐宪宗统治的十五年间,名相名将辈出,人才济济,渐趋僵死的唐朝似乎焕发出了一线生机。元和年间,政府财政情况有所好转,同时吐蕃势衰,各地藩镇在长 时间的战乱中实力也有所削弱,借助这大好形势,唐政府“以法度裁制藩镇”,陷于强藩多年的河南、山东、河北等地区又归中央政府管辖,唐王朝复归于统一,史 称“元和中兴”。

  在取得了一些成就以后,唐宪宗自以为立下了不朽之功,渐渐骄奢。任用皇甫博、李吉甫而罢贤相裴度,政治日见衰败。他 晚年好神仙,求天下方士为他合长生药。公元818年,他下诏征求方士。宰相皇甫博向他推荐了一个名叫柳泌的山人,由他配制长生药,又遣宦官使至凤翔迎接佛 骨。刑部侍郎韩愈上疏,恳切诤谏。唐宪宗勃然大怒,准备对韩愈处以极刑。朝臣裴度等奏言韩愈忠直,乃贬为潮州刺史。后来多服金丹性转躁急,左右宦官往往获 罪。宦官集团又分为两派,吐突承璀一派策划立李恽为太子,梁守谦、王守澄一派拥护李恒为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