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二十四史之钱锡传

  钱镠,杭州临安县人。小时候,他就很勇猛,喜欢行侠仗义,致力于报复仇怨。唐僖宗乾符年间(公元873~879年),他在潜镇将董昌手下担任部 校。当时天下大乱,黄巢侵犯岭南,长江、淮河一带盗贼成群结队,大的进攻州郡,小的劫掠乡间百姓。董昌也聚集起一批人,在杭州、越州之间任意横行,杭州下 属八个县,他在每个县招募一千人为一都,当时人称之为“杭州八都”,以遏制黄巢的进犯。这时,刘汉宏聚众占据了越州,自称为节度使,并骚扰别的州郡;润州 牙将薛朗将节度使周宝赶走,自称为“留后”。唐僖宗正在四川,下诏命董昌征讨刘汉宏、薛朗,董昌将军政事务委托给钱镠,自己率领八都的士兵进攻越州,杀了 刘汉宏;回头进攻润州,生擒了薛朗。江、浙平定后,董昌出任浙东节度使、越州刺史,并上表推荐由钱缪来接替自己出任杭州刺史。

  唐昭宗 景福年间(公元892~893年),朝廷任命李链为浙江西道镇海军节度使。这时,孙儒、杨行密交替为乱,淮海地区几千里土地都是战场,钱镠经常率军防守、 捍卫边界,孙儒在宣州盘踞,但不敢侵犯江、浙一带,因此钱镠的声名日益显赫。日子一久,李铤始终不能去上任,朝廷就任命钱谬为镇海军节度使,并将润州军队 的兵额并入杭州军队,以杭州作为节度使的治所;又在越州建立了威胜军.命董昌出任威胜军节度使。董昌日渐骄横、显贵,自以为和符箓图谶相应,又被妖人王百 艺所骗,就僭称尊号,在越州自称为“罗平国王”,建年号为“大圣”,又委任钱镠为两浙都将。钱谬拒不接受他的命令.并向朝廷报告,唐昭宗于是命钱镠负责讨 伐董昌。乾宁四年(公元897年),钱谬率领浙西的军队攻下了越州,将董昌活捉并献给了朝廷,朝廷下诏嘉奖他,又赐给他永远记载这一功劳的铁券,并任命宰 相王溥为威胜军节度使。但浙东和浙西的百姓纷纷拜奉表章,请求朝廷让钱镠一人兼任杭、越两镇的节度使,朝廷无法控制钱镠,只好同意了,于是威胜军为镇东 军,钱镠兼任镇海、镇东两个镇的节度使。钱镠兼任两镇节度使,拥有精兵三万,而吴国的杨行密连年兴兵,攻打苏、湖、润等州,想兼并浙西和浙东,多次被钱镠 击败。但钱镠也被杨行密侵占了几个州,钱镠所管辖的仅有十三个州了。天复年间(公元901~904年),钱镠部下的大将许再思、徐琯叛变,勾结了宣州节度 使田頵阴谋袭击杭州。

  田頵等率军赶到杭州城下,钱镠激励将士们,一次交战就将他击败,活捉了徐馆,田頵逃走。

  钱 镠在临安城故里兴建房舍,极其壮丽,逢年过节时他回到故乡,随从的车骑威武壮观,上万人排成队列。他父亲钱宽每次听说钱镠回家,便走开躲着他,钱镠急忙步 行去寻访父亲,请他说明原因。钱宽说:“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以种田打鱼为生,从未有过像你这样富贵发达的,你现在是十三个州的主人,但三面受敌,和别人争 夺利益,恐怕有一天灾祸会降临我们家,所以我不愿见到你。”钱镠流着泪接受了父亲的教训。

  在唐昭宗一朝,钱镠的官位已经升到了太师、 中书令、本郡王,食邑二万户。梁太祖灭掉唐朝,自己登上帝位后,以钱铿为尚父、吴越国王。梁末帝时,加封他为诸道兵马元帅。后唐庄宗同光年间(公元 923~926年),钱镠出任天下兵马都元帅、尚父、尚书令,封为吴越国王,赐给玉册、金印。起初,后唐庄宗进入洛阳,钱谬献上了丰厚的礼品,请求仍做吴 越国王。当赐给钱镠玉册的诏令下达时,有关部门仔细商议,文武百官都说:“玉简金字,只有皇帝才能享有,钱锣只是人臣,不能给他。此外,本朝建立以来,除 了远方的夷狄和藩属国,为了安抚和拉拢他们而赐给玉册、拜以官爵,有的有国王的称号,但在九州之内则没有这种事。”郭崇韬更不同意钱锤僭越称王,但枢密承 旨段回办事时非常奸诈,叉得到了庄宗的宠信,他设法改变郭崇韬的心思,绕着弯子为钱锣说好话,郭崇韬只得勉强同意了。钱镠便将镇海、镇东军节度使的名号让 给自己的儿子钱元瓘,他自称为吴越国王,把居住的地方称为宫殿,办公的官府叫朝廷,辅佐他的臣子也都僭称后唐文武百官的名号,只是不改年号罢了。他也颁发 诏册,给新罗国王、渤海国王封爵,对东海岛屿上的民族部落也派人去进行册封。

  后唐明宗即位初年,安重海执政,钱镠有一次给他写信, 说:“吴越国王谨致于某官执事”,没有什么问候和寒喧的话,安重海对他没有礼貌的言行很是生气。恰好供奉官乌昭遇出使两浙,经常将朝廷里的事私下告诉他 们,又把钱谬视为殿下,自己称“臣”,谒见钱镠时还行舞蹈的礼节。等他回来后,副使就将这些事详细地讲述出来,安重海因此削去了钱谬天下兵马都元帅、尚 父、吴越国王的名号,命他以太师的官职退休。过了许久,钱镠的儿子钱元罐等人上表陈述。

  钱谬前后统治杭州将近四十年,奢华和富贵达到 了极点。过去,钱塘江海潮逼近杭州城,钱镠征发大批民工徒吏,开凿石头填江砌堤,又将江中的罗刹石铲平,修起了亭台楼榭,拓宽杭州外城周围三十里。杭州城 内房屋繁华、稠密,其雕饰美丽,的确是江南美景。钱谬喜欢读书,爱好吟词歌赋。在江东,有一个叫罗隐的人,以诗歌在海内闻名。他投靠了钱镠,成为他的参 佐。钱镠曾和他一起吟诗唱和,罗隐喜好讥讽,有一次开玩笑作诗,提及钱镠不得志时骑牛放牧和持棍斗殴之事,钱镠仍是态度和悦,并不生气,从中可以见到他的 通达、宽厚。钱镠虽然在晚年比较荒唐、任意,但是从唐朝到后梁,以及庄宗中兴唐朝以后,他经常派出使者驾起帆船越过大海,向朝廷贡奉,从未中断过,所以中 央政府善待他。

  后唐明宗长兴三年(公元932年)三月二十八日,钱镠去世,时年八十一岁。唐明宗下达命令说:“已故天下兵马都元帅、 尚父、吴越国王钱镠,是几朝元老,当代的功臣和高贤,不过已经位极人臣,一向名高简册,追赠时既然没有再高的官爵可以使用,改名时就应表示优待和崇敬,应 当命令有关部门议定给他的谥号,以国王的礼仪安葬,仍然赐给神道碑。”于是,后唐明宗赐给钱谬谥号“武肃”。钱镠刚投入董昌的麾下时,正值年青力壮,性格 还很刚烈。当时,有一位儒生要拜见主帅董昌,已经递上了名片,但见到钱镠时稍有怠慢,钱锤大怒,把他扔进了,罗刹江。当传达的人要召儒生进去时,钱镠就欺 骗说:“客人已经拂衣而去了。”等到他做了主帅时,有人给他献诗:“一条江水槛前流。”钱谬看后很不高兴,认为他是在讥讽自己,没多久就杀了那人。直到晚 年,他才亲爱别人、礼贤下士,注意如何冶理好两浙地区,几十年里,人们对他很是称誉。钱谬特别仗着自己位高势大,把两浙地区划分为几个镇,各镇的节度使他 都是先行任命再上奏。

  在他身边都是儿子、孙子、外甥、侄子,车骑、宫殿、衣服和饰物可以跟皇帝相比,两浙地区民间都称他为“海龙 王”。后粱开平(公元907~911年)年间,两浙人民上奏,请求为钱谬在生前建立祠堂,粱太祖朱温答应了他们的请求,并命翰林学士李琪为他撰写生祠堂 碑,再赐给钱谬。至今,当地的百姓还在祭祀他,子孙们还在纪念他,他是中世纪以来很有名望的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