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节 死不低头的苏武

第四节 死不低头的苏武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第四节 死不低头的苏武

  上台之后,与匈奴人发生了大规模的、长期的战争,让匈奴人实力大为削弱,再无力与汉朝人对抗,渐渐迁徙到大漠更北部的地方。之后十几年时间,汉 匈之间再未发生军事冲突,匈奴单于开始向汉武帝求和,经常派使者前来汉朝都城长安。但是,这只是表面上的工作,匈奴人是想保存实力,蓄谋再侵略汉朝边境。 在这种情况下,匈奴人使者来汉朝,总是带着大量金银财物回去,而汉朝使者回访时,常常被匈奴单于扣留。为了江汉使全部迎回来,大汉朝也开始扣押匈奴使节, 通过交涉,将汉使交换回来。
>
>   汉武帝正在策划下一次进攻匈奴的计划,这时,匈奴单于的使者来到汉朝都城长安,并将从前扣留下的汉朝使节 全部送回。汉武帝见这情形,很是高兴,认为匈奴人态度端正,是诚心求和的。当即,汉武帝下令中郎将苏武携带大汉朝旌节,以张胜和常惠为副使,出使匈奴国。 这年,苏武已四十多岁。他千里迢迢,跋山涉水,风雨无阻,一路北行,最终到达此行的终点站——匈奴王廷。首先,苏武将汉朝扣押下来的匈奴使节送还,然后将 一份厚礼赠予匈奴单于,希望两国睦邻友好。本来,苏武认为这是一次正常的外交往来,能轻松完成任务。但实际情况却不一样,匈奴单于显得十分倨傲,目中无 人,苏武只能低头不语。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谈判之后,苏武的使命全部完成。这时,他向匈奴单于提出归国时间,单于答应。苏武兴高采烈,打算起程归国。就在 这时,匈奴国中爆发一场内乱,打破了苏武归国的梦想。
>
>   苏武来到匈奴国时,国中有两个人,一个是缑王,一个虞常。这缑王本是浑邪王的外 甥。早年在河西战争时,浑邪王率4万余人马投降了汉朝,其中就有缑王。后来,汉武帝对投降者大加赏赐,封浑邪王为万户侯。公元前103年(太初二年),缑 王随赵破奴一起攻打匈奴,结果被匈奴兵俘虏。缑王想念在汉朝麾下的奢侈生活。因此,他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
>   虞常是汉朝人,早年随从 卫律。卫律是匈奴人,但其父母祖辈皆为汉人。他一直为汉朝所用。一次,卫律率虞常等人出使匈奴,匈奴单于不放行,不久,卫律便投降了匈奴。卫律通晓汉朝很 多事,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是匈奴国极缺的人才。为了显示匈奴单于对他的重视,单于封其为丁灵王。从此,卫律成为匈奴国新贵,为匈奴单于的左膀右臂。虞常 却日夜梦想着回到大汉天下。这又是一个“身在曹营心在汉”之人。
>
>   缑王与虞常常常坐在一起喝闷酒,久而久之,他们便密谋起回国的计划 来。经过认真商议,俩人决定将卫津身边170多人联合起来,在匈奴王廷内发动一场政变,将匈奴单于的母亲绑架,送往汉武帝处请赏。早在苏武到来之前,虞 常、缑王等就已将计划酝酿成熟,苏武刚刚一到,虞常便听说自己的好友、至交张胜也在使节队伍之中,欣喜若狂。苏武等人以到匈奴王廷,虞常便找到张胜,并对 他说出自己的政变计划,道:“在大汉朝,人人都痛恨卫津的投降行为,大汉天下更是深恶痛绝。今天我们有个完美无缺的造反计划,保证将匈奴王廷颠覆,然后将 卫律抓回去问罪。”张胜有点不解,于是虞常上前道:“请相信我,我的母亲和弟弟都在大汉朝,我这样做是想获得大汉天子的赏赐”。
>
>   张胜 是个粗枝大叶,并不知其中的曲折和艰难,认为这是一个极好的立功机会,不假思索地拍着胸脯,大声地道:“好!这样很好!如果可以,我愿意做策应。”说完, 张胜还将身边十几个随从调拨给虞常,任其调遣。但是,几天之后,虞常、缑王等人的秘密行动被匈奴人发现,并汇报了王廷。单于大发雷霆,下令卫律审理此案。 张胜得到消息之后,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坐立不安,只得找正使苏武商议。苏武了解全部情况,顿时惊恐起来,大声地对张胜道:“你是我的下手,而我是打汉朝 的正使,如果我因此而受到审问、被侮辱,甚至危及性命,那岂不辜负了朝廷?”说完,他便拔刀自刎。张胜、常惠俩人急忙奔过来,将他制止,经过好一番良言相 劝,苏武终于放弃自杀的念头。
>
>   不多久,虞常等人的事机败露,遭到匈奴单于的审问。在严刑拷打中,虞常并未失节,只供出自己是张胜的朋 友,并未与之串通谋乱计划。但单于死活不相信,又狠狠地拷打了虞常一番,依然未得结果。单于依然未减对汉使的怀疑。他认为,在汉使到来之前,并未听说什么 谋反作乱,而苏武等一到,即查出一批暗中谋反的乱臣,这一定是汉朝使节早有预谋。一怒之下,单于下令将苏武等扣押起来,并让卫律来找苏武等人问话。
>
>    一天,苏武坐在毡房里吃饭,突然有人来将他请走,来到一个大军帐前。苏武发现,这戒备森严,岗哨林立,知道有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之后,又看到卫律站在 大帐前,苏武马上明白过来,转身对常惠说道:“我是无辜的,如果这样被审问,有损于我的人格和气节,会玷污了我的使命,就是不杀我,也没有脸面回大汉朝廷 了。”说完,他便拔刀自刎。卫律见状,吓得一身冷汗,飞奔过去将他制止。即便这样,苏武的脖子上已划了一道深深的刀痕,昏倒过去。卫律大惊,大声喊道: “快快救人,快快救人。”虽然卫律想杀掉苏武,但在事实未弄得水落石出之前,他是不敢轻举妄动的。按汉武帝的个性,自己派出去的使者如果被杀害,那将是国 辱,他不惜一切代价报复对方的。所以,卫律要是随便杀害苏武,就等于是向汉朝宣战。到那时,匈奴单于也会拿他问罪的。出于这一点考虑,卫律亲自驰马,到远 处将匈奴最著名的医生请来为苏武疗伤。
>
>   医生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在里面生起文火(没有火焰的火),将一块木板放在上面,让苏武背朝上地 躺在木板上,然后在他的脊背上推摩,一会儿工夫,苏武身上的淤血全部吐出来。好半天,苏武才渐渐苏醒过来。常惠等随从见苏武醒过来,个个感动得泣不成声, 就是站在一边的匈奴人,也黯然神伤起来,赞扬苏武是个男子汉。卫律见事情终于妥善处理,下令士兵将苏武等人送回住地。
>
>   单于本想杀掉苏 武,但被身边人劝住,否则将发动战争。这样,单于就没再动手。这次,苏武为了守节,竟然要自杀,很让单于感动,从内心深处,单于对苏武产生敬慕之情,并打 算对苏武进行招安,将其纳入自己帐下。于是,单于开始一早一晚派人来问候苏武,同时将张胜拿入大狱。一天,单于招呼卫律,去劝降苏武,谁知,俩人一见面, 苏武便直截了当地道:“我是汉朝的使者,如果违背了使者的气节,活下去还有什么脸面呢?”说完,便拔刀向自己的脖子上抹去。卫律惊恐万分,慌忙将他手中的 刀子夺过来,和上次一样,刀已在脖子上留下血痕。由于上次刀伤还未痊愈,苏武马上昏倒过去。

推荐阅读:

多多益善

宙的组词

舜是谁?舜帝简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