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晁错蒙冤而死去

第三节 晁错蒙冤而死去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第三节 晁错蒙冤而死去

  眼看天下因削藩削得兵征将战,烽火四起,晁错的老父亲由颍川跑来见晁错问:“皇帝刚刚继位,你当政用事,侵犯诸侯,离间骨肉之情,弄得怨言漫天,你究 竟想干什么?”晁错的老父亲是明白人,他问晁错“究竟想干什么”,意在告诉晁错适可而止,因为只要活着,削藩就没有尽头。
>
>   “你说的都是实情,然而,如果不这样做,天子之位就会遭到威胁。”晁错回答很简单,只表达一句话:我愿为此舍身。
>
>   “为了刘氏安稳,我们晁氏就有灭门之祸,我将离你而去。”不久,晁错的父亲喝药而死,留下一句话:我不忍见祸害加身。一句“我不忍见祸害加身”,表达了对晁错之爱和对叛乱局势的无助、无奈之感。
>
>   晁错愿为国家而死,毅然决然;他父亲愿为家庭而死,同样毅然决然。同等刚烈之性,表达的又是不同的情感。
>
>   吴楚联军势如破竹,晁错建议先割吴楚联军还没攻陷的徐县和僮县给吴国;其次,刘启御驾亲征,晁错守城。晁错性格刚烈,绝不轻易退让,他建议割地给吴国,可见吴楚联军声势也大,攻势之强,威势之猛。
>
>    晁错提出这两条建议,都有可行性,但违背情理。首先,割地给吴国,这严重违反削港的原则,承认削藩错误等于自己扇自己耳光,不明智;其次,让皇帝出征, 臣子留守,这是臣子不忠的表现。无论君主如何倚重臣子,臣子都不能让君主怀疑他的忠心,否则大祸临头。吴楚联军猛攻,晁错提出这样的对策,大错特销。
>
>    一天,刘启正在和晁错相商调度军粮之事,窦婴带着袁盎求见。在同一房间,晁错同时面对他的两个仇人,实属罕见。第一位仇人是窦婴,窦婴反对晁错削藩,两 人结怨。第二位是袁盎,袁盎与晁错的仇类似世仇,有晁错的地方就不会有袁盎,有袁盎的地方绝不可能有晁错,他俩互不相容。这次在同一屋子相见,已经违反了 他们的习性,事后必有一人死。
>
>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既然晁错与袁盎水火不容,晁错又是皇帝的红人,袁盎为什么要来见刘启?从本质上 说,袁盎不是来见刘启,而是来杀晁错。袁盎求见刘启,只是想借刘启的君王之刀,斩杀晁错,弃尸街头。晁错想杀袁盎,袁盎也想杀晁错。袁盎十分聪明,见七国 以诛杀晁错为名,立即求见刘启,请求斩晁错以平息叛乱。吴楚联军势大,刘启不是秦王嬴政,不会为了一个晁错而得罪天下人。只要刘启斩晁错,无论吴楚联军是 否退去,袁盎都是刘启身边的红人。
>
>   因直谏敢言受刘恒倚重,袁盎也得罪了不少人,如笨头笨脑的周勃和宦官赵谈,自知难以久居长安。皇上调他为陇西都尉,袁毒上任后,政治清明,仁爱士卒,士卒感激,人人奋勇争先,愿为他死。袁盎治理有方,皇帝再调袁盎去吴国做丞相。
>
>   吴王刘濞骄横,人人害怕。临行,侄子袁种对袁盎说:“吴王刘濞骄横得紧,吴国奸人很多,如果你想治理,刘濞不上书告你就会杀你。南方空气湿润,你不如天天吃喝玩乐,给皇上说刘濞不会造反,那就可以保全自己。”
>
>   果然,袁盎依此而行,受到刘濞优待。袁盎与晁错都很有智慧,但晁错刚正耿直,知道方正不懂圆滑,袁盎却是很圆滑的人。如果晁错圆滑知变,在大事上就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硬性削藩,在小事上就不会因朝堂争执而与窦婴结怨。袁盎圆滑,在吴国装糊涂,刘濞造反,没找他麻烦。
>
>    刘启继位,晁错升迁为御史大夫后,晁错说袁盎收受吴王刘濞的钱财,将袁盎贬为庶人。风闻吴楚七国造反,晁错告诉丞史,说袁盎收受刘濞钱财,隐瞒刘濞造反 的阴谋,理当问罪。丞史觉得造反还未成事实,不能问罪袁盎,以免打草惊色。丞史一番话,分明为袁盎开脱。晁错想整治袁盎,有人替袁盎开脱;袁盎想整治晁 错,有人借袁盎一把刀。可见袁盎比晁错容易结交朋友,晁错比袁盎更易得罪人。晁错欲问罪袁盎的消息传到袁盎耳中,袁盎很害怕,马上去见窦婴,说吴楚七国将 反,要求面见刘启。
>
>   窦婴带袁盎来见刘启,恰好刘启正和晁错商议军粮之事。
>
>   “你曾经是吴国国相,知道田禄伯的为人吗?现在吴楚七国造反,你觉得该怎么处理?”刘启问得很有道理。田禄伯是吴国大将,很有才,但不被重用,对于活着的人,如不被任用,与死没多大区别。
>
>   袁盎想都不想,张口就说不用担心。刘启说,吴国开山铸钱,临海煮盐,富可敌国;广招天下豪杰,兵强将用,他们已经准备好了,怎么能不担心。吴楚联军都要攻入长安了,刘启的皇位就要保不住了,他怎么能够不担心。面对强敌,谁都想保住现有的一切,刘启也不例外。
>
>    “吴国是有铜矿和盐海的优势,但刘濞所招的不是豪杰,而是无赖、犯罪分子和亡命之徒,这些人只会作乱。”袁盎一句话,既说出对方弱点,又指明自己优势, 说到晁错的心里去了,所以他立即附和。这不仅是晁错对袁盎说的第一句话,还是诚心赞同的话。这两位生死之仇,都知道对方有才,直到临死,才称赞对方,真是 可惜。倘若晁错与袁盎能联手,对大汉的发展不可同日而语。
>
>   不似晁错举轻若重,屡犯皇帝的禁区,袁盎一语中的,举重若轻,顿时让刘启刮目相看,问袁盎有什么好计谋。袁盎冒死前来,就为刘启的这句话。杀人的机会来了,袁盎让刘启屏退左右。刘启依言屏退左右,只剩下刘启、袁盎和晁错三人。
>
>   “我的计谋,作为臣子的不能知道。”袁盎话刚出口,晁错就知道大祸不远。晁错走到东厢,知道袁盎的计对自己不利,但事已至此,无可挽回。晁错不恨被袁盎算计,他恨壮志不酬。面对壮志不酬,贾谊郁郁而终,晁错恨意耿耿。
>
>   袁盎对刘启说,吴楚七国传檄天下,说高祖皇帝分封刘氏子弟天下,晁错却更改法令,削弱诸侯,致使七国发兵,他们的旗号是:清君侧,洙晁错。只有先斩晁错,再归还诸侯的封地,才能消弭战祸。
>
>   “只有借晁错的头,才能消弭战祸!”刘启听后默然。晁错跟随刘启一生,才气磅礴,大义凛然,令人敬佩。大事紧急,自古以来,只有臣为君死,没有君为臣亡;只有臣为君忧,没有君为臣愁。
>
>    数天后,丞相、中尉和廷尉等高官一起弹劾晁错,说晁错削藩引发吴楚造反,还让刘启冒生命危险御驾亲征,晁错留守长安。晁错大逆不道,为臣无礼,为人不 义,该当腰斩,灭族,弃尸闹事。群臣弹劾晁错,晁错却毫不知情。这是一场被告缺场的审判,这是一场皇帝默然的审判,罪犯晁错不知道自己将死。

推荐阅读:

戴季陶为什么自杀

千古一帝康熙皇帝是清朝第一大昏君?

失眠的说说-感人的情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