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辩诸葛亮舌战张昭

善辩诸葛亮舌战张昭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善辩诸葛亮舌战张昭

话说诸葛亮为了刘备的基业不顾辛劳,冒险来到东吴。为了让诸葛亮知难而退,张昭等文人士大夫设计在官厅相当于现代的“迎宾馆”舌战诸葛亮。诸葛亮以一句“凤凰一到,雅雀无声”让东吴士大夫不得说出“请”字。可对诸葛亮早有敌视态度的张昭等东吴文官嘴上说请,却没给诸葛亮安排座位,诸葛亮环视四周,没有座位,却发现中间上首有个座位居高临下,料定是孙权之位。诸葛亮便缓步向上首这个座位走去。东吴士大夫本以为诸葛亮面皮厚不知好歹,想让他苦笑不得,坐立不安。没料到孔明对这只座位深深一礼:“大汉军师中郎将,诸葛告坐了。”这班文人不防他来这么一手,弄得无话可说,一点不错,诸葛亮乃是堂堂大汉军师,而孙权,不过是汉朝一路诸侯,诸葛亮坐了这只宝座,还算看得起孙权了。

东吴文人这下子看出诸葛亮真的是别出心裁,老谋深算。莫怪不可一世的曹操,都被他连烧二火,长坂坡损兵折将,百万之师反而拿不住刘备。此番又涉江而来,要劝说孙权与刘备联兵,无非是要坐收渔翁之利。于是身为东吴文官士大夫之首的张昭就按捺不住了。

顾雍等文人也看好张昭,因为张昭是东吴文人中威信最高,才学最好的人。孙策临终前还叮嘱孙权“内事不定问张昭”,众人也相信张昭舌战能取胜,准备来个众人推墙倒,让诸葛亮知难而退。

于是张昭立起身来,到孔明面前说:“在下见军师。”张昭不自报姓名就要见军师,诸葛亮细想:此人好生面熟,能够首当其冲的,定然来者不善。想起过江时,鲁肃曾介绍过此人,料定必是张昭,于是诸葛亮直呼其名:“子布先生”。

张昭倒被孔明吓住了,心想他与诸葛亮平生素不相识,第一次见面就如同久别重逢的老朋友,还真的很厉害。只是张昭临危不惊,一句话就把诸葛亮弄呆了:“久闻先生高卧隆中,自比管、乐,不知此语果有之乎?”

张昭一见面就把诸葛亮的往事当面质对,真的很难堪。如果孔明说:确有其事。那张昭便要说,管仲助徐恒公纠合诸侯,乐毅助弱燕伐强齐七十余城,此二人都有经天纬地之才,你孔明乃村野匹夫,自比管、乐,岂不口吐狂言。如果孔明不承认有此说法,那就是不打自招,见江东文人十分惧怕。

诸葛亮感到张昭此招确实厉害,只是诸葛亮也清楚此番前来,一定要战胜江东文人,才能站稳脚跟。舌战非比战场的战斗,只管从容对敌,临阵不乱,摸清对手路数,就会有取胜的机会。诸葛亮想到与江东文人往日无仇,近日无怨,只不过是因为在战曹与降曹上各分己见。而降曹,最终也只是苟且偷生,只有战曹,才是应天顺人,大势所趋。于是诸葛亮不承认也不否定,只是对张昭翘起了一个小指头,一阵冷笑:“嘿……此亮平生小可之比也!”

张昭无论如何想不到诸葛亮竟会这么目空一切,牛皮吹得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他对诸葛亮望了一眼,虽然你夸下海口,自命不凡,但你孔明也没占着便宜,好戏还在后头呢,定叫你吃不来、兜着走。于是张昭便说出第二句话:“先生,此言迟了。刘皇叔三顾茅庐,见你先生说‘如鱼得水‘,足下到新野,见皇叔只有弹丸之地,欲席卷荆襄,不料一旦已归曹操。请问,此乃是何故啊?”

诸葛亮经过第一句话,已经清楚张昭的用意:旨在极力贬低别人,以此来抬高自己。你不要以为自己才学如何好,想以种种责难来扳倒我。老实说,我这张嘴是不饶人的,现在就给你点颜色看看。他伸出一只左手比试着说:“亮观取汉上之地……易如反掌”。意思是说,要取荆襄九郡的话,好比翻这只手那么容易。

诸葛亮见张昭不信,心里想:说大话只是逢场作戏,独是鬼话,怎能取信于人?两次大火,烧去曹兵二十万,恐怕靠吹牛是吹不掉的吧!于是,他继续说:“老大王刘表三次送荆襄。”刘表生前把刘备请到荆州去,几次三番要刘备接受荆襄九郡,只要刘备答应,荆襄都是皇叔的属地,无人可以争夺。“何奈我主不忍得取同宗之地,可是,刘表次子刘琮,听信蔡、张谗言,暗自降曹,果然曹孟德取荆襄如此猖獗。今我主在江夏郡,别有良图。”意思是说:尽管荆襄已归曹操,但我家皇叔亦非庸碌之辈,只管远走高飞,虽然现在江夏郡,但早已妙见高论。“非等闲可知也!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我家皇叔有宏图大志,你们这辈寻常之人是不能理解的。

张昭听完这番话,觉得孔明确实能说会道,而且义正词严,不容分辨,真的是才学过人,智谋高出一筹。心想,现在只剩下第三句话了,如果也被战败,张昭甘拜下风。于是便说:“先生,昭闻徐元直走马举荐。元直在十里长亭言道,先生抬头能识天文,低头便察地理,平面可知人和,六韬三略、战策兵书,无所不知,无有不晓。所谓知天文、察地理、辨风云、观气象、知兴衰之运,腹内藏治乱之计,胸中怀经济之略,天下之才。”徐庶为助刘备,被逼于奸贼,出于无奈,确曾有过在长亭,把诸葛亮赞美到如此地步。

“皇叔闻之,故而冒风雪、踏霜露,三顾先生于草庐之中。”刘备三顾茅庐,心诚志坚,真有其事。“先生在隆中,抱膝而坐,笑傲风月。皇叔自得先生,虽三尺童蒙,亦知似猛虎生翼,锦上添花。朝廷功臣,山林隐士,无不拭目以待:先生定能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而重见天日。”诸葛亮听到这里,佩服张昭的镇定自若,前两句话极力贬低诸葛亮,此番却一反常态,褒奖不绝,他孔明说得天花乱坠,定然暗藏杀机。这种伎俩是文人惯用手法,诸葛亮却早有防备,胸有成竹。

推荐阅读:

大奥地摊节:常驻的女官精打细算,来参观的「 ”郡主”疯狂「 ”剁手”

孕妇梦见抱着小狗有什么预兆?是什么意思?

汉武帝刘彻的风流史

小说《西游记》中的猪八戒是什么佛?

清朝王府一般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