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进攻秦

西进攻秦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西进攻秦

  战略失误,攻秦受挫
>   临时政府建立以后,陈胜并没有停留,而是马上派他的亲密战友吴广,督率诸将向西击秦,沿鸿沟北上荥阳,拟从函谷关入秦。
>
>    咸阳的东部屏障是三川郡,所以 秦始皇派 李斯的长子李由镇守三川郡,李由是秦始皇的女婿,李斯则是和他并肩战斗了三十年的第一助手,值得信赖。地形图也显 示,秦岭往东延伸,华山、崤山、嵩山连成一片,与北面的黄河夹出一条通道,函谷关—洛阳—荥阳横贯其中,必须先夺荥阳,方可通往函谷关。荥阳北面山上有敖 仓,是秦帝国著名的粮仓,正好当军粮。
>
>   陈胜给了吴广“假王”这个头衔,意思是代他出征,队伍也是他的主力,可见他对西入秦有多重视。 还有一支部队,由宋留率领,目标是略取南阳郡,从武关入秦。东面函谷,南面武关,为进取关中的两扇大门,也是用兵的必由之路。陈胜的谋略意图很清楚:分两 路进军,直攻秦帝国的心脏,推翻暴秦,成就帝业。
>
>   至于宋留出兵的具体时间,史书没有说清楚,只说陈胜到了陈县,即命令宋留将兵攻略南阳郡,入武关——按字面理解,宋留出兵的时间当不会比吴广晚。
>
>   陈胜称王、吴广出兵之后,陈余也对陈胜说过:“大王举梁、楚而西,务在入关……”
>
>    这句话透露了好几个信息:此时吴广已经夺得魏国旧都大梁(从陈县出发,沿鸿沟北上,第一个重要城市就是大梁);也意味着吴广带着张楚的主要兵力,正向荥 阳挺进(大梁往西八十公里,即为荥阳);“务在入关”,务必要攻入函谷关,推翻暴秦(荥阳往西二百三十五公里,即是函谷关)。
>
>   陈余的话还没完,他接着说:“……未及收河北也。赵地我去过多次,很了解那里的豪杰和地形,愿意领一支奇兵北略赵地。”他说到吴广,但未提及宋留,是不是还没有派出呢?
>
>    于是陈胜以武臣为将军,领三千人攻打赵地。又派邓宗领一支人马向东发展,攻打九江郡,猜测其目的是巩固和扩大根据地。魏人周市领一支人马向北发展,攻取 魏地。这三支部队的兵力不多,也没有直接指向关中,显然不及吴广重要,也不是陈胜的战略核心。其中两支各怀私心,最后严重损害了陈胜的反秦事业,殊为可 恨。
>
>   随后吴广就开始围攻荥阳了。他的对手就是秦始皇的女婿、三川郡守李由。他可能把秦帝国布置在函谷关以东的兵力都调到身边了,使荥阳城愈发坚固。吴广攻不下来,两军就在那里相持。
>
>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陈胜很重视,为此专门召集国内豪杰商量对策,结果得到两个人才。一是上蔡人蔡赐,陈胜拜为上柱国。另一个叫周文,曾是项燕部下,也 当过春申君的门客,说自己通晓兵事。陈胜大喜,当即给了他将军印,带兵西击秦。既然吴广攻荥阳不下,而秦兵又受困于荥阳,那就再派周文一军直扑函谷关,两 边都不耽搁。此时为秦二世元年八月。
>
>   周文一路打一路收兵,到函谷关时,有车千乘,兵数十万(不知这个数字有几分可信)。部队发展如此 之快,不知道他的后勤如何解决,但影响巨大。函谷关以东的兵力,都随李由在荥阳。函谷关兵力空虚,周文顺利入关,西去一百三十五公里,攻至戏水河畔,距咸 阳仅五十公里,把胡亥吓了一大跳。此时为秦二世元年九月。
>
>   函谷关以东,精兵都在李由手上,被吴广围困在荥阳。吴广负责围城,周文越寨攻敌,直扑咸阳。若能在戍守长城的帝国精锐未曾调回时,在秦王朝来不及集中兵力时,先把咸阳攻破,战局将会是另一番景象。
>
>   速度就成了胜负的关键。
>
>    但这里有两个风险:荥阳打不下来,一旦来了援兵,吴广将不攻自破;周文的退路,随时有中断的危险。再从战斗实例来看,越寨攻敌,总是成少败多。因此,起 义军必须在两个方向上努力,尽最大可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或者攻破荥阳,或者攻占咸阳,二者必得其一,方有成功的希望。关键时候,一定要顶得住。
>
>   换句话说,陈胜西击秦的谋略有一个明显的瑕疵——越寨攻敌。弥补的办法,就是抓紧时间,在秦帝国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已攻破咸阳,烂了他的心脏。
>
>    如果陈胜真是这么想的,那么他已经犯了一个大错。错不在他的谋略,而在他的执行。陈胜此时也应该在前线,甚至应该在吴广出兵之时,就跟随大部队行动,而 不是坐镇陈县,建设根据地。趁秦廷兵力空虚, 一鼓作气,攻破咸阳,才是最重要的目标。陈县位处平原,无险可守,很难阻挡帝国军团的进攻,完全不是根据地的 理想选择。他随部队行动,军心、士气及进军速度,都会明显提高。他的部队刚组建不过两月,却发展到百万之众,即使有十倍夸张,部队的凝聚力和忠诚度都还差 得远,就更应该和部队在一起。可惜他选择了坐镇陈县,当他的楚王。
>
>   吴广在荥阳的战斗并不成功,未能给周文提供后路的安全保障,也没有及时支援周文。更加遗憾的是,周文的队伍竟在戏水河畔停留下来,原因不清楚。
>
>   这就给了敌人时间。
>
>    宋留一支部队,即使不与吴广同时,至少也不会晚于周文。但他正在略定南阳,还没打到武关来,无法从南面策应周文。周文一支大军,竟成了孤军深入,还在那 里停留,这就更危险了。此时,妥善的办法有两个,一是马上进攻,砸烂秦帝国的精神中心,二是迅速撤退,与吴广会合,保存实力。
>
>   这一撤退,后果有多严重。
>
>   周文能不能攻破咸阳呢?他不知道咸阳的兵力有多少,但函谷关泄露了消息。函谷关是天下险关,更是关中的门户,却能顺利攻破,这是一个信号,表明秦军主力不在关中。周文不知道,自己正站在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面前。
>
>   更何况,胡亥那边的情况,比他想象的更要糟得多。
>
>   大泽乡起义,胡亥不知道。陈胜至陈称王,号张楚,胡亥也不知道。有大臣从东方来,说他们造反,胡亥大怒,把他投进监狱。再有人从东方来,就改了口辞,骗胡亥说:“不过是些小盗贼,郡守尉正在抓他们,不足为虑。”胡亥大悦。
>
>   又召博士及诸儒生问道:“楚地戍卒攻打蕲、陈二县,你们怎么看?”
>
>   其中的三十余人上前说:“人臣不得做逆乱之事。逆乱,即造反,罪死不赦。”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从刘邦车夫到开国功臣,四朝元老屹立不倒,车神夏侯婴的功勋卓著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的意思_成语“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是什么意思

徜徉的近义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