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节 金屋藏娇,另外一场政治阴谋

第6节 金屋藏娇,另外一场政治阴谋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第6节 金屋藏娇,另外一场政治阴谋

  长公主嫖有女,欲予(太子)为妃。栗姬妒,而景帝诸美人皆因长公主见景帝,得贵幸,皆过栗姬,栗姬日怨怒,谢长公主,不许。长公主欲予王夫人,王夫人许之。长公主怒,而日谗栗姬短于景帝曰:“栗姬与诸贵夫人幸姬会,常使侍者祝唾其背,挟邪媚道。”
>   ——《史记·外戚世家》
>
>   刘荣与刘彘,一个是太子,一个是胶东王,虽然都是 汉景帝的儿子,但两个人的地位却有着天壤之别。此时的刘彘,只不过是个没人关心的小顽童。而太子刘荣就不一样了,作为国之储君,当然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在众多关注他的人当中,就有长公主刘嫖。
>
>   刘嫖,窦太后的独生女儿,汉景帝的亲姐姐,是帝国数一数二的人物。
>
>   这位长公主不但受到窦太后的宠爱,可以自由出入宫闱。而且,她与景帝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她的话对景帝很有影响力。
>
>   这样一个女人,为什么对太子刘荣这么感兴趣呢?她当然有自己的打算。
>
>   原来,长公主没有儿子,只生有一个宝贝女儿,取名阿娇。长公主对阿娇宠爱异常,一心想给她找一个如意郎君。找谁呢?环顾整个大汉帝国,王孙公子虽然多如牛毛,但能入她长公主法眼的还真不多。她找来找去,最后把目标锁定在了刘荣身上。
>
>   是啊,除了太子,还有谁能配得上阿娇呢?一旦成为太子的老婆,将来可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啊!——说到底,还是权力欲在作祟。
>
>   长公主是个急性子,一旦拿定主意,就要立即付诸行动。于是,她很快托人去向栗妃提亲。在长公主看来,凭着他的身份地位,这门亲事肯定是十拿九稳。
>
>   然而,长公主万万没有想到,栗姬比她还高傲,竟然一口拒绝了!
>
>   栗姬之所以拒绝这门亲事,理由只有一个:她恨长公主!
>
>   说到栗姬对长公主的憎恨,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由于长公主在宫内宫外都有势力,所以后宫的姬妾们都巴结她,企求她在汉景帝面前为自己美言引荐。长公主看她们这样奉承自己,心中很是得意,所以常常帮助这些姬妾去接近汉景帝。
>
>   景帝身边的美女多了,自然就顾不上栗姬,弄得栗姬整天处于饥渴半饥渴状态。
>
>   于是,长期得不到满足的栗姬便由此恨上了长公主,而且早就想找个机会出这口恶气。这次长公主为了自己的女儿托人来做媒,栗妃一肚子气便全发泄出来了,不但一口回绝了亲事,还把前来提亲的人羞辱了一顿。
>
>   是可忍,孰不可忍!一向高高在上的长公主,何曾受过这种羞辱?杀人事小,面子事大,你栗妃不是看不起我么,好,你要为自己的骄傲付出代价!
>
>   早就在等待机会的王夫人闻听此事,知道有机可乘,就去竭力劝慰长公主。
>
>   长公主恨恨地说:“我将阿娇许配给彘儿也是一样的。”
>
>   王夫人一听此话,心中暗喜。她当然知道,和长公主攀上亲家意味着什么。但王夫人嘴上却谦逊地说:“彘儿不是太子,恐怕这样会委屈了阿娇。”
>
>   长公主冷笑一声,慢慢地说:“这倒不然,废立皇太子的事经常发生,你就等着看好戏吧。”就这样,王夫人和长公主都自作主张,做起了亲家。
>
>   当她们定下这门亲事的时候,天真无邪的刘彘和阿娇正在一起嬉戏。
>
>   长公主把小刘彘抱过来,放在自己的膝上,摸着他的小脑袋,笑嘻嘻地问他说:“彘儿要不要媳妇儿?”小刘彘笑一笑,并不说话。
>
>   正好有一班宫娥在殿内侍立,长公主指着她们开玩笑地又问道:“这些人做你的媳妇你愿不愿意呀?”小刘彘摇摇头,一概拒绝。
>
>   最后,长公主指着自己的爱女问他:“阿娇好不好?”刘彘咧开嘴乐了,马上说:“要是阿娇给我做媳妇,将来我一定盖一间金屋给她住。”
>
>   长公主对这位小女婿的回答显然很满意,她很快便将这话学给了汉景帝。
>
>   景帝是个很内敛的人,见儿子能说出这样的“豪言壮语”,可见其气魄非同凡响,于是,也很高兴地同意了这门亲事。
>
>   这便是“金屋藏娇”的由来。在少年刘彘纯洁情怀的背后,却是长公主煞费心机的阴影。于是,“金屋藏娇”的温馨顿时让人有了异样的感觉。
>
>    自从刘彘和阿娇有了这层关系,长公主就开始处处打压栗姬和刘荣,时时赞扬王夫人和刘彘。在长公主嘴里,7岁的刘彘简直是世上无双了,若立为太子,必能继 承大统。汉景帝本来就对刘彘十分偏爱,对当初没有立他为太子十分愧疚。现在经长公主这么一说,景帝不免又有点动心了,但对废立太子仍然有些 犹豫不决。
>
>   这时候,王夫人也没闲着,同样策划了一个阴谋。
>
>   她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暗地里派人去怂恿大臣,要他们关心国中有帝无后的大事,尽快上表请立太子之母栗姬为皇后。结果,一名不知死活的大臣竟然真的当众向景帝进言:“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无号,宜立为皇后。”
>
>   正在郁闷的景帝被这不合时宜的话一激,当场大怒:“这是我的家务事,轮得着你来管吗!”结果,这名倒霉的大臣当场被关进牢狱,不久便砍了脑袋。
>
>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景帝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一定是栗姬或太子刘荣勾结朝臣干的!于是,盛怒之下的景帝便将太子刘荣废为临江王。
>
>   三个月后,景帝册立王夫人为皇后。又过了十二天,七岁的刘彘被立为皇太子。
>
>   这样,在长公主全力以赴的帮助之下,加上王夫人的阴谋诡计,刘彘总算取代了哥哥刘荣当上了太子。既然贵为太子,当然不能再叫“刘彘”这么难听的名字了,于是汉景帝便为他取了一个新名字:刘彻!
>
>   汉景帝希望这个皇太子能聪明圣彻,而事实证明也的确如此。
>
>   至于那位美丽而骄傲的栗妃,也终于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她从此彻底失宠,被贬入冷宫,连见景帝一面也难,不久因怨愤一病而亡。
>
>   说起来,废太子刘荣幸亏没当皇帝,否则,刘氏江山可能要早倒塌几年。被废黜后,他不是图谋 东山再起,也不是面壁思过,却鬼差神使地占用宗庙外墙盖宫殿,按照大汉律,当斩的罪,结果刘荣自杀狱中,刘彻安坐天下。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惊惶的意思

基督正教(东正教)的禁忌

宙的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