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一帝还始皇嬴政的历史地位

千古一帝还始皇嬴政的历史地位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嬴政大帝是这个空前伟大事业的总工程师,几乎就在征服六国的同时,他立即就把军事上的蓬勃破坏动力、转变为政治经济以及文化上的建设动力,在这一时期成为最辉煌的高峰。 >   我们叙述嬴政大帝到底为中国做了些什么事时,必须了解一点,他的每一项措施,无论后世的人高兴与不高兴,赞美或诅骂,却几乎件件都影响中国历史至少两千年之久。 >   他先从一件小事情上开始,那就是他不再称为国王,而从“三皇”、“五帝”中各取一字称皇帝,从此它的地位比国王高一等,代表国家最高元首和不受任何限制的最高权力。同时又规定,皇帝的命令称为诏书,还用一种特别的字作为自己的代名词,即不再称“我”,而改称“朕”。并废除周王朝最得意的谥法制度,皇帝的区别与发展用简单明了的数字作标准,称自己是始皇帝,他的后裔称“二世帝”“三世帝”以至“万万世皇帝”。所以后来的史学家称他为“ 秦始皇”。 >   当时中国自周王朝有两种文字游戏,第一种是避讳制度,依儒书的规定,地位高贵的人的名字,神圣不可侵犯。地位低微的人必须心惊胆颤的不去触及它,否则便是‘犯讳“,轻者要受处罚,重者可能处斩。第二种是谥法制度,也是依儒书的规定,一个尊贵的贵族死后,他的儿子或部下,根据他生前的品质行为,给他一个恰如其分的绰号,如周王朝第一任国王姬发,被称为“武王”,即武功盖世之王。如十二任国王姬宫涅,被称为“幽王”,即黑暗不明之王。周王朝认为谥法制度是礼教的一部分,一个人为了顾虑死后的恶劣绰号,会主动地约束自己的行为。这个构想太天真了,它没想到,即使满身罪恶的死者,如果权势仍然存在,便没有人敢提出恰当的形容词,而摇尾巴系统还会把字典上所有的高贵字句,全部堆到他头上。秦灭亡后, 儒家当权,谥法恢复,遂成为一个小丑表功制度。如明王朝的吸毒鬼 朱翊钧皇帝,他的绰号是:“范天合道哲肃敦简光文章武安仁止孝显皇帝”,二十世纪那位把清王朝搞垮的那位老太婆那拉兰儿,她的绰号是“孝钦 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仁献崇熙显皇后”,这种必须憋几口大气才能读完的头衔,真让人酸掉牙。 >   嬴政大帝完成统一工作的同时,疆域已包括了黄河、长江、以及桑干河三大流域的大部分。然而,有一个新兴的威胁使他不能安枕,就是北方沙漠上悄悄崛起的匈奴民族,那毛茸茸的阴影忽然笼罩下来。 >   匈奴的最南边界,在被称为“河套地区”,距秦王朝的中华帝国首都咸阳只有四百公里,骑兵一天就可抵达城下。这使嬴政大帝决心把匈奴逐出河套地区。 >   统一战争刚一结束,嬴政大帝就命令他的大将蒙恬将军率秦兵团越过黄河、挺进到阴山山脉,沿着固有的边界一带,战国时代各国为了抵御北方蛮族的劫掠,都建有属于自己的边防长城,现在,他命大将军蒙恬发动军队和民众,把它联接起来。这个长达两千余公里而被称为“万里”的长城,根据地形,修补一条西起临洮(甘肃岷县),傍阴山、沿黄河,经蒙古草原,直达辽东半岛的长城,使本来分为三段的长城:燕王国长城、越王国长城、秦王国长城,联而为一,成为举世闻名的奇迹。这对匈奴以及后来代之而起的其他北方蛮族来说,是一个阻挡力量,他们必须承受重大的死伤损失之后,才能攻破长城进入中国本土,使之成为北方的一道屏障。雄伟的万里长城不仅稳定了秦帝国的北疆统治,同时也成了中华民族不朽文明的丰碑和民族精神的象征。但这一业绩,却被后来的痛恨嬴政大帝的儒家学者们红嘴白牙说成是秦政府的一大暴政,还编撰了一个孟姜女哭倒长城的谎诞故事。 >   在南方,有两块广袤的蛮荒土地,等待开发,那就是“闽中”和“陆梁”。闽中即现在的福建省跟浙江省南部;陆梁包括现在的广东、广西和湖南、江西省的南部。我们不知道什么原因促使嬴政大帝决心征服这两个地方。当北方河套被纳入版图后,秦兵团立即排山倒海般南下,投入这个燠热难当,到处崇山峻岭和恶雾毒虫的原始地带。 >   秦兵团一面开路一面前进的同时,又完成两项伟大工程,一是打通大庚岭,一是开凿了灵渠运河。大庚岭属于五岭之一,它有效的把南中国分隔为二,秦兵团用双手在岭上辟出一条山道,使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豁然相通。灵渠运河连接长江的支流湘江跟珠江桂江,穿过野蛮部落和巨山峡谷,使南北交通发生戏剧性的变化,船只可由帝国首都咸阳出发,直达南方的海口番禺(广东广州)。 >   这是一个空前广袤的帝国,是过去从没有过的,帝国面积约三百万平方公里,比西方的 亚历山大帝国还大。而且亚历山大帝国只昙花一现,秦王朝建立的中华帝国却一直矗立不坠。 >   另外,嬴政大帝再又摆脱周王朝最洋洋得意的另一个制度,即分封制度,而把帝国划分为四十一个郡,郡下为若干县,县下再划分乡,完全按照法家巨子公孙鞅变法时在秦国所定的制度。 >   郡是地方行政单位,直属中央政府。政府则是真正的中央集权的政治机构,皇帝之下设宰相,宰相之下设九卿(九位部长级官员)。历代王朝中央政府的组织虽不断有变化,但九卿的官称不变,一直保持两千余年。 >   我们作一个假设,假设现在某一个国家,把地球上所有的其他国家都用武力征服,成立一个强有力的世界政府,它最迫切的政治措施将是什么?这正是嬴正大帝在纪元前三世纪所面临的问题,他为了巩固和发展他的帝国所从事的努力,大概分为两个项目: >   第一,运河和建筑公路。除了灵渠运河外,秦政府又在黄河和淮河的支流颖水之间,开凿另一条同样重要的运河,即鸿沟运河。公路从首都咸阳出发,作福射形状,直达各郡,北到辽东郡(辽宁辽阳),南到长沙郡(湖南长沙),像蜘蛛网一样密布全国。 >   公路宽五十米,每隔十米种植一棵松树或柏树,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早的林荫国道,形成“条条大路通咸阳”的壮观,不仅有利于大兵团作战机动性与灵活性,更促进各地经济文化的交流,使相异的差距日益缩小。 >   第二,统一文化和度量衡制度。当时各封国和各王国经过长期的政治独立,每一个国家都发展成为一个文化和经济的独立社会单元,互不相同。秦王国的文字跟燕王国的文字不一样,齐王国的升斗与楚王国的升斗不同,魏王国的里程跟赵王国的里程也有很大差异。各国车辆的宽度也有差别,也就是说,车辆只能在本国行驶,一经出境,因不能合辙而寸步难行。嬴政大帝下令把这些全部划一,首先采用一种新文字,把周王朝及六个王国所使用的那些繁杂而又互相差异的文字,简化为一种“小篆”以后再进一步简化为“隶书”。其次嬴政大帝又规定了标准长度(度)、标准容量(量)、标准重量(衡)。从此,在中国境内,文字、尺寸、升斗、斤两以及车辆的轮距完全一致。这些事件奠定了万世大一统思想观念的基础。 >   大秦帝国上至嬴政大帝,下至文武百官,个个精力充沛,具有活泼的想象力。他们在纪元前三世纪的仅十年中,做出此后两千年大多数帝王所做出的总和还要多的事情。 >   大秦帝国是一个划时代的突破骇人听闻的政治结构,没有封国封爵,没有公候伯子男。当时没有一个人敢于想象皇帝的儿子们意竟会跟平民一样,竟没有拥有土地,更没有拥有奴隶群。尤其是崇古的儒家学派的学者,面对着这么大的巨变,感到大惑不解,而且不久就恐慌起来,这简直是敲碎他们的饭碗了。著名的嬴政震撼也就发生在这一时期,他采用非常手段来对付儒家学派的崇古思想。 >>

  这时的学术思想中的四大学派:儒、墨、道、法,发展至此,道家本身没有组织,从不与世人相争,墨家也自告没落。实际上只有儒法两家在对抗,两家的学者都渴望得到君主们的青垂。法家学派的方法是向主君分析利害,提出具体方案。使君主们悚然戒惧。而儒家学派是拒绝谈利害的,他们只谈仁义,善拍马屁,只对君主歌功颂德,使君主们非常舒服的精神状态中,任用他们任职。  然而秦政府是法家学派当权的时代,在各国从事生死存亡的斗争中,儒家学派自然被排除权力之门,不过这并不能使儒家学者沮丧。

  嬴政大帝喜欢出巡视察,他的足迹几乎遍于中国各地著名的山川。每次出巡,自然有一个庞大而威风的随从行列,其中也有儒学博士,当时的博士跟现代的博士不同,当时的博士是国家最高的学术研究员,地位仅次于祭祀部长,有时兼管教育。每到一处,嬴政大帝一定要立石碑作为纪念,上面刻上他征服六国,统一世界的丰功伟业。这正是儒家的拿手把戏,著名的《泰山颂德碑》就是儒家学派的博士们跟故鲁国的儒家学派的学者(儒生)的杰作,嬴政大帝十分高兴。 >   于是儒家学派认为机会到了,遂进一步做了一件自以为嬴政大帝一定会龙心大悦的事,那就是他们建议嬴政大帝分封他的儿子们到各地当国王。 >   纪元前213年,博士淳于越跟儒家学派的弟子们联名上书说:“从前商、周两个王朝,立国都近千年,主要原因在于分封儿子兄弟,作枝叶。现在陛下虽然富有四海,可是你的儿子们却跟平民一样,一但发生危险便没有人相救。同时还有人说:“凡事不效法古人,而能长久的国家,从没听说过。”于是这帮儒家学派的学者们联名上书,要求愎复 周朝的分封制度。 >   秦始皇则认为,儒家学者不向时代看齐,只一心一意崇拜古人,用虚伪的语言攻击现实,看到新兴事物先议论纷纷,坚持现在的制度没有古代好,这些说法,不仅扰乱民心,还动摇了一些政府官员。于是,秦始皇下令焚毁那些使儒家弟子僵化的除《秦记》以外的历史书籍和首都图书馆之外儒书,统统烧毁。 >   秦始皇焚毁儒书,目的只在打击限制崇古思想的传播,但对众多的儒家学派弟子来说,简直是天大的侮辱。使儒家学派把秦始皇恨之入髓。在以后两千多年儒家学派当权的漫长时期,只要一提起秦始皇,就破口大骂,把中国社会上所有恶劣的语言向脏水一样,一古脑地泼在他头上。 >   焚书事件的次年(前212),又发生方士事件,被激怒的秦始皇采取流血镇压手段。因为那些天天嚷嚷炼仙丹,求仙药的方士们,说的都是没有影的瞎话。有两位没炼出仙丹而害怕杀头的方士侯生、卢生,悄悄逃走。在逃走时散布谣言说:“嬴政这个人,天生凶恶,最喜欢杀人,拒绝听到自己的过失。他只知道炼仙丹、求仙药。也不想一想,世上没有人会那么傻,把长生不死的丹药白白送给他。” >   秦始皇听到后,咆哮说:“是你们中间的人建议说可以炼仙丹,求仙药。像徐福之流,浪费了我无数钱财,结果什么都没得到。而你们各人之间,互相扯皮,互相倾害告密。另外侯生、卢生我非常尊重你们,想不到都把罪过推到我一个人身上,还用这种可恶的语言来诽谤我。你们平日里仁爱不离口,骂起人来却极为下流,总是围绕着女人的生殖器官打转转。” >   于是下令把首都咸阳所有的方士全部逮捕起来,调查他们平日有没有挖苦、诽谤皇帝的言论。结果,调查确凿的有460人,全部坑杀作为处罚。 >   这件坑杀方士的事件,到后来竟被儒士们演绎成为“坑儒”事件。 >   总之,不死药没有求到,但秦始皇却始终没敢冒冒然吞服方士们炼出的仙丹,反倒是那些后来服庸儒家学派咒骂秦始皇的帝王们,不断有人服下方士的不死药而呜呼哀哉。 >   嬴政大帝的生命是多姿多彩的,充分显示他强力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他面对的是包罗万象的庞大帝国,以及陌生的人民。 >   然而,辉煌时代的光芒正在普照。辉煌的时代最主要的特征之一是,一种只向前看的心里状态,人们逐渐的从周王朝那种崇古守旧的传统中脱颖而出,而以坚决的态度,发挥创造未来的倔强精神。嬴政大帝正是这种思潮的代表人物,他是中国最勤劳的帝王之一,不分昼夜地为他的帝国服务,他给中国历代王朝奠定了权威性的规范,使得以后几百个帝王只能在他所编织的网上像蜘蛛那样作些小的变动,而无法作出更大改变。 >   另外,嬴政大帝创立的大秦帝国政府跟已往政府有所不同,已往只不过是一个国王及其亲属和大部落酋长们合居的大杂院儿,而秦帝国政府则从中央到地方建起一套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制的官僚体系,它像一张巨大的网,笼罩在秦王朝统治所及的地方,而网纲却牢牢地握在嬴政大地手中。 毛泽东曾以“百代犹得秦政法”的诗句,道出了中央集权对各封建王朝的深远影响。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