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分裂

叛徒分裂  ,让我们赶快一起来看一下吧!

叛徒分裂

  危急关头,又起风波
>   正当各地农民起义进行得如火如荼时,原先投奔陈胜的一些豪杰、名士却纷纷拥兵自重、割地称雄。陈胜称“楚王” 后还不到三个月,先后有人自立为赵、燕、齐、魏等王。到了公元前208年,项梁(项燕的弟弟)又封韩成为韩王。自此,六国全部复辟,这些人为了争夺城池而 相互残杀,从而给了秦军喘息的机会。
>
>   在陈县站稳脚跟后,陈胜派周文向西攻打咸阳,一路上,周文的队伍不断扩大,到达函谷关时已有几十万人马。但是,由于义军缺乏战斗经验,最后败北,周文自杀。
>
>   周文的主力军覆灭之后,吴广镇守的荥阳便完全暴露在秦军面前,在这种危急关头,必须改变作战策略才能出奇制胜。
>
>   然而此时,陈胜却被一系列分裂活动所困扰。自大泽乡起兵以后,陈胜在短短两个月里,分出八支部队,向四个方向出击。下面按时间先后排出分兵情况:
>
>   葛英向蕲县以东略地,至九江郡。
>
>   吴广西击荥阳。
>
>   武臣、张耳、陈余北略赵地,自立为赵王。
>
>   邓宗向南攻略九江郡。
>
>   周市北略魏地,立魏咎为魏王。
>
>   周文西击秦,入函谷关。
>
>   宋留西定南阳,入武关。
>
>   召平东攻广陵(今江苏扬州)。
>
>   叛徒自立为王
>
>   叛徒分裂也和陈胜的错估时局是分不开的。下面是叛徒分裂的详细情况。
>
>    葛英最早分兵。吴广、周文、宋留三支部队,目的在于攻入函谷关,推翻暴秦,完全正确。邓宗向南攻略九江郡,含有巩固、发展根据地的性质,也值得肯定。唯 有召平攻广陵,目的不明。广陵距陈县四百三十五公里。召平是广陵人,可能是他主动请命,陈胜随口就答应了,其实意义不大。
>
>   武臣一军,则源于陈余的建议。
>
>   在吴广统率大军进逼荥阳之时,陈余跟陈胜说:“大王举梁、楚而西,务在入关,未及收河北也。赵地我去过多次,很了解那里的豪杰、地形,愿领一支奇兵,北攻赵地。”
>
>   于是陈胜以武臣为将军,邵骚为护军,张耳、陈余为左右校尉,给了他们三千人马,北攻赵地。陈余显然是想自己领兵去,陈胜却以老熟人武臣为将军(武臣是陈县人,陈胜在陈县混的时候,俩人就认识了),可见他对陈余、张耳并不信任。
>
>    既然不信任他们,为何还要采纳他们的建议呢?应该跟陈胜的性格弱点有关。他不忍挫伤天下名士的热情,就打了个一相情愿的算盘;只给三千兵,随你们怎么 干,干砸了,于我大局无损,干好了,怎么也不是坏事;以老熟人为将军,再扣留其家属,等于多了一层保险;何况攻略赵地本身也是一件好事。
>
>   陈胜的错误在于,既然不信任他们,就不该让那两个家伙跟着去,而应该把他们留在身边,让他们没有搞阴谋的机会。正是这个疏忽,后来严重损害了他的临时政府及反秦事业。
>
>   武臣等从白马津渡过黄河,来到赵国故地,煽动当地豪杰说:“秦为暴政,残贼天下,数十年矣,天下父子不相安。陈王奋起,天下莫不响应,县杀其令丞,郡杀其守尉。今已称楚王,又派吴广、周文率百万大军西击秦。不于此时建功封侯,就不是英雄。”
>
>   群豪纷纷响应,轻易收得数万人。武臣号为武信君。先打下十余城,别的城加强防守,竟攻不下来,于是改变路线,去打东北方的范阳。
>
>   一个名叫蒯通的人跟范阳县令说:“听说你要死了,特来吊唁。又庆贺你因为有我而起死回生。”
>
>   范阳县令听不懂,问:“为何吊我?”
>
>   蒯通说:“秦法重,你当县令十年,杀了多少人,砍了多少脚,结了多少冤家?现在天下大乱,有多少人会来找你报仇?所以我来吊你。武信君转眼就到城下,你若坚守范阳,又不知有多少人会争着来杀你献给他。我帮你去见武信君,可转祸为福,不能拖。”
>
>   范阳令就派蒯通来见武信君:“足下一定要靠战斗才能攻城略地吗?我以为不妥。我有一计,可不战而胜,传檄而定千里,您肯听乎?”
>
>   武信君说:“说来听听。”
>
>   蒯通说道:“范阳令怕死得很,又贪图富贵,想来投降,又怕您见官就杀,像前面十城那样。为何不招降他?还让他当范阳令,再派他去招降其余地方。他们认得他,看他毫发无损,官职也没动,自然欢喜,即可不战而降。这就是我说的‘传檄而定千里’。”
>
>   武信君采纳了这个建议,派车百乘,骑二百,迎范阳令。果然,三十余城不战而下,轻松进入邯郸,用一个月时间,圆满完成北略赵地的任务。
>
>   于是张耳、陈余开始搞阴谋诡计了。当初他们劝陈胜先莫称王,陈胜不听,后来又想自己领兵北略赵地,偏偏陈胜不以他们为将,只拜为校尉,所以他们恨他,就跟武臣说:“将军以区区三千人马,夺取赵地数十城,功独高,不称王则不足以服众。愿将军毋失时。”
>
>   于是武臣背叛了昔日的朋友,自称赵王。两个阴谋家,陈余当了大将军,张耳当了右丞相。原来那个督察军队的邵骚,由“二当家”降级为“四当家”,但也挂了左丞相之名,比护军好听多了。在利益面前,他们集体背叛了陈胜,而不管家人死活。
>
>    陈胜听到这个消息大怒,抓了武臣家属,要杀掉泄愤。上柱国蔡赐说:“秦还没灭,又杀赵王家属,等于新添一个秦。不如答应他们。”于是陈胜派遣使者去祝 贺,又把武臣家眷移至宫中,封张耳的儿子为成都君,一边催促他们赶紧派兵入关。成都距陈县有一千公里,那么远,封了等于白封。这些人连家人都不顾,陈胜也 无可奈何。要他们赶紧入关,应该是周文已经入关,甚或已经至戏,还没与章邯接仗。
>
>   陈胜有意放他们一马,武臣等人却不买账。
>
>   他们谋划道:“陈王允许我们自立,非其本意。一旦灭秦,必加兵于我。秦就不要去了,不如北略燕地,巩固自己。赵南据黄河,北有燕、代,陈王胜秦,不能制赵。若不胜,反而会重视我。正该借此机会,壮大我们自己。”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阅读:

关于隆科多的女儿是否是嫁给雍正皇帝?

痛定思痛

天师是什么?天师简介